深深的话要浅浅地说


---------
【萧方方同人站】
搬运建设中,欢迎关注&投稿
&点推荐&点喜欢

■ 特别公告 ■
涉及任何情节皆为虚构
请分清现实,尊重相关人物。
如需转载本站内容至别处,请私信管理员及原作者取得授权。禁止擅自将本站作品无授权转载、无署名发布、进行二次修改/演绎。

狗血超人兔兔零:

I'll search for the orange moon

that lit up our love on the ocean while i held your hand

Now watch all the waves from the stones

where we gazed to the golden sun


狗血超人兔兔零:

原谅我的指头在颤抖

是我把黑键当你的手

狗血超人兔兔零:

你是否对我还有些着迷

就吻我吧

如果你吻我以前还有一点小问题

就问我爸

我从来不看不听不问不说只管相信

来吻我吧


临睡前的糖

小Q:

在提议强迫症活动时第一反应就是这个脑洞,纠结好久也不知这类行为属于“强迫症”否,就作为小短片献给大家,请食用!!!ˊ_>ˋ(请忽略我文字不是那么行云流水一气呵成~(°_°)

萧敬腾发现方大同有个坏习惯--嗜甜。

(噶啦嘎啦~)奇怪的声响从左侧传来,萧敬腾放下手机瞧向恋人,脸颊鼓起一团圆球,圆滚滚的在口中转来转去,偶尔轻舔几下。“在吃什么?”“阿~”手指戳向脸颊点在圆球上,“就……糖啦。”仿佛被抓包一样支吾半天才吐出答案,(噶啦嘎啦~)嚼碎吞下,“好啦好啦,睡觉睡觉。”

以为只是偶尔的一次,结果天天如此。“这算什么坏习惯阿喂!”方大同瞧着萧敬腾收查着零食抽屉激烈的...

《花椰菜和小香蕉》

Rosy Kelly:


花椰菜先生是家族中最受宠的一棵。


从小便受到悉心的照料,生得绿油油,水润润,晶莹剔透,每一个纤维脉络都无比完美和优雅,他们说,他是最可爱最帅气的花椰菜。


尽管花椰菜先生有很多怪毛病和讨厌的小缺点,大家还是喜爱他。


于是,他肆无忌惮的躺在阳光下展示自己的标致,心安理得的沐浴最纯净的水雾,偶尔打打小架,经常恶作剧,还有,坚定的讨厌水果。


花椰菜先生觉得,水果,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


“怎么会有人喜欢吃水果?”他常常皱起眉头,望着对面水果摊位上来来往往的人,百思不得其解,最后,朝那边鄙夷又不屑的叹口气,继续...

《应许》

Rosy Kelly:


我常常为我们之间


忽远忽近的关系 担心或委屈


你的温柔那么缓慢


小心翼翼脆弱又安静


因为太珍惜所以才犹豫


忘了先把彼此抱紧


我不是流言  不能猜测你


疯狂的游戏  需要谁准许


用尽了全力  只为在一起


我爱不爱你  爱久见人心



———————————————————————————————————————



一、


四月份台湾气候非常舒适的时候,萧敬腾被夏姐拖去...

[XFF命題第一輪]生冷不忌(H,完)

Arstry/慈:

對蕭敬騰來說。
高帥男人是生鮮食材,淌著鮮血的甜腥,讓他餓腸。
溫淡男人是冷凍肉塊,被絕對冰寒緊裹,讓他無時無刻想要撕咬、拉扯,啃碎冰塊,把血管活生生嚼得鮮血淋漓。
兩者都那麼美味,他生冷不忌,來者不拒。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甫見面,高帥的男人便把他翻過身,掃跌化妝桌前所有零碎,脫下閃亮手套。乾澀開口被/插入兩根指頭狠狠攪拌,拌碎了心底的獸性攪出疼痛。蕭敬騰咬得下唇滲血,不知耳鳴是否幻覺。男人表演過後渾身熱汗滴落背部,滑流,灼傷了他的脆弱神經。
男人的話鑽入耳殼很癢,說著,「他要結婚了...

处女月特别活动

既然是处女月,两位可爱处女座朋友的生日也要到了,让我们来玩玩她们吧(喂
发起人:相关人士
开始时间:9/4
投稿截止日期:具体见下文
游戏规则:
【游戏第一轮】强迫症主题。投稿截止日期:10/4
       自由选择主题相关的内容,可以随意改变/模仿文风,篇幅可长可短,不要少于但不限于1500字。也不限一篇。
       自选附加规则1:阿慈/呆呆文风模仿(喂你征询人家同意了吗
       自选附...

Sing Along Song(Season1)十八至十九 完

<十八>上 


凌晨,酒店某房門前坐著個男子, 
男子就這樣屈膝背靠門板,睜著一雙空洞無神的眼晴,安靜的等待著。 
他的頭向後仰,黑色柔軟的頭髮滑開,露出白皙清秀的輪廓。 

通過走廊的職員都不禁看看他, 
一些人覺得這男孩好眼熟,氣質很特別,卻想不起來。 
認出了他的,見他神色異常落寞,也沒久留或打擾他,只是無言的走過。 
男孩完全不在乎別人打量的目光,只是抿著乾澀的薄唇,沈默的繼續等待。 
他不時閉上眼睛養神,但卻沒睡去,不一會又掀開眼睫。 

雖然大同說他們已不是朋友。 
但他想,他這陌生人,還是欠...

Sing Along Song(Season1)十三至十七

依照故事情节大致合并一下搬运,一边搬运一边回看,还能记得当时一口气追文追到这里的感受,很精彩

慈太太我们真的都好爱你

---------------

文/阿慈


<十三>

十一月,天氣驟變寒冷,多數人都添了冬衣,對抗刺骨的涼風。
方大同甫下機便冷得渾身抖顫,台灣比香港冷上了幾度,原本在機倉中舒適氣溫培育的瞌睡蟲都被寒流吹得無影無蹤了。
他呼口暖氣,有興致的看它變白茫茫的霧氣,呵,有詩意。
助理立即為苦中作樂的他披上亮黑羽絨外套,免他冷著。
「你呢?」方大同轉頭問,卻見所有工作人員穿得暖暖地,有致一同給他個受不了的表情。
每人都穿戴妥當了,只有他一人沒照顧好單薄的身子,興沖沖跑下來受寒...

Sing Along Song(Season1)十一、十二

文/阿慈


<十一>

撥了幾個和弦,拿起鉛筆在曲譜上勾勒出幾個音符,戴眼鏡的爾雅男子靜靜思考。
三分鐘過去了,陽光開始一點一滴吞噬房間的黑暗。
男子用手背擋著太耀眼的光芒,驚覺自己已經通宵沒有閤眼休息了。
於是,他輕擱下結他,決定去尋找新靈感,為身體再充電,總歸一句,他要睡。

跨過一系列樂器,包括鼓組、幾把結他、鋼琴等等,終於爬上柔軟的床裖,拉起薄被子蓋過頭,背脊尾椎突然湧起一陣劇烈酥麻!
他嚇一跳,差點從窄床滾下來,用手急急向腰後摸索良久,才找到罪魁禍首。
「嗶!」按下確認鍵收看新信息,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個不甚熟悉的國度...

<我在意大利,天氣很好。
陌生言語的問侯很溫暖,想背誦給你聽...

Sing Along Song(Season1)七至十

文/阿慈


<七>

承諾許下了,卻一直沒有兌現。

方大同回香港去了,
聽說在錄製新專輯,
聽說忙到昏天暗地,
聽說比以前更瘦。

蕭敬騰也一刻不得閒,跑完了台灣的宣傳行程,累得四肢酸痛、頭昏腦脹,關於新認識的好朋友的消息,是從工作人員的討論中不時耳聞的。
宣傳期被疲勞轟炸,他深深覺得歌手不易當啊。
當他以為自己完成了宣傳大任,可以好好休息的時候,夏天才拿著一大疊新鮮出爐的行程表來找他,於是,他的領悟又加深了一層。
歌手何止不易當?根本不是人做的。
原來到處宣傳比收曲錄音更累,他的腦袋被重新教育了,很好。
「我們要坐飛機囉,歡呼!」夏天笑容滿臉走進會議室,把厚厚紙張放他面前。
「YA...」很敷衍的呼...

[XFF]Schoolfellow(十六至十七、完)

Arstry/慈:

<16>

整個天空旅程,方大同都失掉了大半邊靈魂似的沒氣力撐起一根手指頭,維持被沈溦擁抱過的姿態攤軟在椅上,像誰規定了他只要控制了一絲肌肉的動靜,時間就會開始從那突破口重新轉動起來,秒針會順著世界的殘酷設定,漸漸把回憶攪得粉碎。結果他連眼也沒法睜開,只剩淺淺的呼吸。

不想再面對所謂「失去」。

牢牢握著相機握得手指快要溶化入硬殼中。

他不該如此不捨得,但他就是如此捨不得。


捨不得在於,

他好像隱隱感覺到,自己又將回歸孤獨一人的命運。

而再不需要被一只笨鬼依賴的生活,他不知該依賴誰。


情緒的...

[XFF]Aerolite(二十、完)

Arstry/慈:

東京

「老大,你到底要給那個毫無特色的杯子拍多少張寫真啊?」

當小強看到自家老大又在左右微調杯子的位子配合後方的景色,拍攝出新一輯千篇一律的照片時,忍不住翻白眼,大聲嚷嚷。

「啊!痛...嚶嚶」
結果卻被專心致至的蕭敬騰順手賞了個超大爆栗,他先珍而重之的把杯子放回袋中,再把他拉近,指尖在翻閱手機中無甚分別的照片,心情美滿的問
「來來,幫個眼看哪張拍得最好?」
雖然很想大吼我完全就沒看出好與不好的分別,但他還是乖乖的噤了嘴,胡亂敷衍的點了幾張拍到東京市全景的。
老實說,老大剛才已經抽瘋的在鐵塔內的神社、海族館及咖啡店都分別為這「模特」拍了數不清那麼多張了,那股誠懇...

[XFF]Aerolite(十九)

Arstry/慈:

方大同的手原來就白,現在更是白成不尋常的透明顏色、可看到微絲血管與纖細的交錯青筋。輕顫的指尖上乾涸了的點點血跡現在蹭到了金色的鈕釦上,透出詭異的紅,竟是比他的唇色還更深一點。
襯衣逐漸淌開,現出了瘦薄的幾乎沒有起伏的胸膛,平板得可憐。而撲上熾熱肌膚的雪點很快被體溫化成雪水,蜿蜒而下,水痕交織滑流,腰際的褲沿深了一個色階,光看已知必然是冷得可佈。

蕭敬騰想伸手制止,他便退後一步。
露出一種似笑非笑的表情。

「敬騰,我們難得的擁有相同方向的願望。我想要死心,你想要嘗鮮。照經濟學上來說,就是供求關係一致,對不。」

襯衣被脫下掉落在地上形成漩渦。
如果蕭敬騰能夠自私的...

[XFF]Aerolite(十八)

Arstry/慈:

你有沒看過貓打架。

埋頭埋腦、四肢並用、爪子亂揮,不外乎扭成一團,蜷來蜷去。

J是懂打架的,少年時期街頭走古惑的威名大器早成,肌膚青紫幾塊是家常便飯,拳頭也沒少吃苦,但是他又不能出死力弄傷了K,現在說難聽一點就是霸王硬上弓,只好順著勢頭強壓上去。

K別說是打架,就連看到吵架也得別過頭去,所以無論多生氣也只能揮揮手腳,亂無章法的猛掙,又因發燒虛軟而無力竄開,只能左右的猛扭。

他一口氧氣都快要抽不上來。


J把他吻了又吻,吻得甚至不像吻。

像小孩蓋印章,在雪白的畫紙塗上最多色彩就是勝利。

他死命的緊捏著他的下巴來親,下顎好痛、...

[XFF]Aerolite(十七)

Arstry/慈:

「你剛才不是說想吐嗎?」

Scarlett撥開撩癢鼻尖的髮絲,圓大的眼眸內彷彿有俏皮的流螢飛過。

「嗯,跑了整個園區又忽然沒事了。」

他撫過甫從雲霄飛車下地便作反的喉嚨,現在竟然毫無燒灼感。


「你從以前就是這樣,大同不在身邊的第一秒就察覺到。明明看著我,卻像有心眼似的。」

「是嗎,妳嫉妒?」

拋出個調侃的眼神。

「少來,過往不好說,現在真的沒。」


蕭敬騰眨眨眼睫,從淺眠中醒來,複雜的心情讓他輾轉難眠,總是很容易便轉醒。大被蒙頭,只看到幾縷流瀉的桌燈微光,他抓起手機開始細看大同幫忙從記憶卡轉過來的照片...

[XFF]Aerolite(十六)

Arstry/慈:

「咯咯」

細微的轉動鎖匙聲響令頭顱擱在冷硬磁磚上的男人微驚而醒,稍動脖子卻感肌鍵硬痛,便不動了,維持原有的綣縮姿態閉起雙眼,倦怠感濃重。

門被打開,穿著整齊的蕭敬騰踏進來,看到他側躺在浴缸中半醒不醒,便彎腰扶在肩膀想把他揪起。

方大同輕微嚅「頸...痛」手勁即時輕巧起來。

昨晚洗澡後換好悠閒服,忽然覺得這浴室很好很安全,裝潢漂亮,眷戀無限,不想回睡房看到老友喜孜孜的戀愛傻樣,便決定席浴缸而睡,結果竟然不夠幾分鐘就睡熟了,如今害得頸椎酸起來。

老友大概是不會熱情追問他忽然睡浴缸的白痴舉動吧,只知道早上了、得找鎖匙開門,然後將人肉導航器拎出去,不然拍...

[XFF]Aerolite(十五)

Arstry/慈:

假日的king’s garden(kungstradgården)人聲沸騰,溜冰場、餐廳、咖啡館均是排隊的人龍,每人臉上堆笑、不同膚色的人種融匯交流,在不小心四目交投時也不吝嗇給予對方善意的微笑,感覺就像真正的地球村。忽然有點明白為什麼Scarlett會長居此地,方大同呼口氣,坐在石階梯上伸展雙腿,底部磨得平滑的Adidas球鞋擦過感滿冰珠的草皮,發出沙沙聲曫,他有點神經質的俯下身子撥走草屑。甫彎下身子,眼中便映入步伐一致,由遠至近的兩雙鞋子。

一對是高跟版的暗紅Mary Jane。

另一對是昨天室友以鞋膏塗擦了半天、閃閃發亮的黑色皮鞋。...


[XFF]Aerolite(十三)

Arstry/慈:

蕭敬騰沒有說好、也沒有說不好。只是呆看著掌心中的戒指出了神,過了幾分鐘才拉起襯衣的下擺輕輕抹拭乾拭,放回口袋中。


方大同似乎也沒有在等他答應,只是閉目調整凌亂的呼息,待氣息都變得緩慢得一如往常似是從細管子呼氣般微,才掀開重得像鉛的眼皮,安靜的撐起身子。

原來坐在床沿的男人被這波動靜掀動,看到大同勉強想放腳下地的模樣,情不自禁湊上去扶他,並盡量避免碰到那些斑駁的痕跡,每看到一條紅痕都彷彿有誰在他臉上揮了同樣力度的一鞭。


大同細聲的呼氣,垂頭攏好鬆散的毛衣領口,但效果不彰,那柔軟的衣料在粗暴的牽扯下變了形,再沒法修復原狀。...

1 / 5

© Say a little St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