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深的话要浅浅地说


---------
【萧方方同人站】
搬运建设中,欢迎关注&投稿
&点推荐&点喜欢

■ 特别公告 ■
涉及任何情节皆为虚构
请分清现实,尊重相关人物。
如需转载本站内容至别处,请私信管理员及原作者取得授权。禁止擅自将本站作品无授权转载、无署名发布、进行二次修改/演绎。

THE MIRA(老蕭HK Con衍生)

阿慈遲_Arstry:

(蕭受版)
TO心愛的寶貝兒鍾鍾

咦,EDWARD打來的,去聽個電話噢。K抱著電話走到酒店客廳。累極的J在床上滾了幾圈想著K通常一談公事就沒完沒了不如先洗個澡好了,於是躍身而起抄起衣服奔入床邊的浴室。這企缸以玻璃圍繞,一覽無遺。他臉紅了一下,把簾子都拉密了才開水。

哇啦哇啦。水聲撃入耳膜中莫名誘發好心情,他輕哼歌曲把沐浴露塗滿全身,嘴角噙笑。想起演唱會中K那麼積極的配合自己的叫喚尷尬和應,弧度就更深了。

此時,玻璃外的簾子被拉開了,現出K在霧氣下魅笑的一張臉,J大吃一驚,曲起身子羞澀的喝叫「喂!!關掉啦關掉啦,你變態啊!!?」怎麼可以在他還在洗澡時就直接把外頭布幕扯開。K卻是充耳不聞,微歪頭漏出一聲故意的「喔?」,眼神更熾熱了,盯得J快焚燒起來。他著急的轉過身捲起,急忙沖走泡沐。「K!你夠了,別玩了!」別再看了。

可是美色當前,還是渾身紅通通的熟透了的盛宴,豈有不吃的道理。K伸出修長的指尖,隔著佈滿水珠的玻璃幕,緩緩的描繪戀人的身體曲線,從上而下優雅的隔空愛撫他。J彷彿感覺那靈活的手指就在身上遊移,不禁後退兩步,背撞上後頭冰涼的把手,忍不住輕呼。完了!他被K的露骨眼神迷得神智不清了。

「請問我可以進來嗎...」K的聲音沙啞得很性感。J的小宇宙轟轟烈烈的炸成小星屑。他用蓮蓬頭隔著玻璃對K的臉瘋狂噴灑,阻礙他像著了火的視線。「不可以!!!當然不可以!!」

K有點無辜的呢喃「為什麼不...」,邁步向拉門走近。在J急忙伸手抄起旁邊的浴巾裹身之時,先發制人一步握緊他的手,衣冠楚楚的走入了氥氳的浴室,被水澆得濕透卻毫不介意。他緊扣J的細腰讓他退無可退,只能像被抓住的貓嘶嘶叫的掙扎,無比可愛。

J可憐的鳴咽著,感覺K非常溫柔的愛撫他全身,無一遺漏的疼愛。用彈吉他而變得粗糙的指尖磨擦,用唱歌繞來繞去的舌尖採戈,吸吮身上的水珠。因為他說「我不會對你怎樣的...」而放鬆了戒備的J,趴在他懷中漸漸迷失於嫻熟的撫弄中,放軟了身子。

K把他轉過半圈,親吻幼滑的背部,讓他趴在玻璃上,吻到圓翹的臀部。指尖劃在溝線上好似在試探或確認什麼。J含糊軟甜的問「K你在幹嘛...」

K沒有回答,只是吻得他意識更昏沈了,好像在大腦注了一劇麻醉藥。

然後,在他最輕鬆最放鬆豪無壓力的情況下,k的堅硬忽然侵入他的身體。j嘶叫一聲,「喂!!」

但過程其實沒想像中難受,因為k從不會在他毫無準備之下強行侵入。k抱緊他喘氣,一再的確認他的身體已適應才繼續動作。

j意亂情迷的嘀咕「不是說不會對我怎樣...」k輕笑「接下來的才是重頭戲嘛...」結果,k用整晚印證了這句話。

隔天起床,j發現自己,很不小心的被感小姐再度光顧了。
(完)

希望妳會喜歡這肉。對不起拖了一天~~~
啦啦啦啦~

阿慈 14.8.2011

<img src=http://i1202.photobucket.com/albums/bb363/wai79040/XFF.jpg>
插圖by大鐘



(蕭攻版)

咦,summer姐打來的,去聽個電話噢。J抱著電話走到酒店客廳。累極的K在床上滾了幾圈想著J通常一談公事就沒完沒了不如先洗個澡好了,於是躍身而起抄起衣服奔入床邊的浴室。這企缸以玻璃圍繞,一覽無遺。他臉紅了一下,把簾子都拉密了才開水。

哇啦哇啦。水聲撃入耳膜中莫名誘發好心情,他輕哼歌曲把沐浴露塗滿全身,嘴角噙笑。想起演唱會中J那麼積極、人來瘋似的叫喚自己配合他跳舞,而自己又下意識的尷尬和應,弧度就更深了。

此時,玻璃外的簾子被拉開了,現出J在霧氣下魅笑的一張臉,K大吃一驚,曲起身子羞澀的喝叫「......關掉快關掉!!」怎麼可以在他還在洗澡時就直接把外頭布幕扯開。J卻是充耳不聞,微歪頭漏出一聲故意的「喔?」,眼神更熾熱了,盯得K快焚燒起來。他著急的轉過身捲起,急忙沖走泡沐。「J,別玩了!」別再看了。

可是美色當前,還是渾身紅通通的熟透了的盛宴,豈有不吃的道理。J伸出修長的指尖,隔著佈滿水珠的玻璃幕,緩緩的描繪戀人的身體曲線,從上而下優雅的隔空愛撫他。K彷彿感覺那靈活的手指就在身上遊移,不禁後退兩步,背撞上後頭冰涼的把手,忍不住輕呼。完了!他被J的露骨眼神迷得神智不清了。

「我可以進來嗎...」J的聲音沙啞得很性感。K的小宇宙轟轟烈烈的炸成小星屑。他用蓮蓬頭隔著玻璃對J的臉瘋狂噴灑,阻礙他像著了火的視線。「不可以!!!當然不可以!!」他難得激動的提高聲量。

J有點無辜的呢喃「為什麼不...」,邁步向拉門走近。在K急忙伸手抄起旁邊的浴巾裹身之時,先發制人一步握緊他的手,衣冠楚楚的走入了氥氳的浴室,被水澆得濕透卻毫不介意。他緊扣K的細腰讓他退無可退,只能懊惱的捲起身子,不時分心瞪他好像只用瞪視就能迫他放手,不時又用手掩飾一下裸身,即使根本掩不了。總之就是慌亂地忙得不可開交。雖然都是徒勞的。

「嚇?」K幾乎被自己的唾液嗆到,因為J開始非常溫柔的愛撫他全身,無一遺漏的疼愛。用彈吉他而變得粗糙的指尖磨擦,用唱歌繞來繞去的舌尖採戈,吸吮身上的水珠。因為J說「我不會對你怎樣的...」而放鬆了戒備的K,故裝鎮定的趴在他懷中漸漸迷失於嫻熟的撫弄中,放軟了身子。如果只是親吻也還好。

J把他轉過半圈,親吻幼滑的背部,讓他趴在玻璃上,吻到圓翹的臀部。指尖劃在溝線上好似在試探或確認什麼。K含糊的問「J你在幹嘛...」

J沒有回答,只是吻得他意識更昏沈了,好像在大腦注了一劇麻醉藥。

然後,在他最輕鬆最放鬆豪無壓力的情況下,J的堅硬忽然侵入他的身體。K嘶叫一聲,「喂...你...」

但過程其實沒想像中難受,因為j從不會在他毫無準備之下強行侵入。j抱緊他喘氣,一再的確認他的身體已適應才繼續動作。

k埋怨的嘀咕「不是說不會對我怎樣...」j輕笑「哈哈,接下來的才是重頭戲嘛...」結果,j用整晚印證了這句話。

隔天起床,j發現自己因為濕透衣服長期貼在身上,所以很不小心的被感小姐再度光顧了。這對k來說,無疑是被折騰了整晚的一點小補償。

(完)

评论
热度 ( 2 )
  1. Arstry/慈Arstry/慈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ay a little Sth.

© Say a little St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