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深的话要浅浅地说


---------
【萧方方同人站】
搬运建设中,欢迎关注&投稿
&点推荐&点喜欢

■ 特别公告 ■
涉及任何情节皆为虚构
请分清现实,尊重相关人物。
如需转载本站内容至别处,请私信管理员及原作者取得授权。禁止擅自将本站作品无授权转载、无署名发布、进行二次修改/演绎。

[XFF]攻守戰(四)(H,完)

Arstry/慈:

敬騰在床 上的經驗果真比他豐富得多,方大同親身體會到這一點。

單薄的內褲被扯走時,他嘗試掙扎,兩條腿動來動去,但又不敢太用 力怕踢傷了敬騰,更甚者把他踹下床了就不是負荊請罪能補償得來的。

蕭敬騰看準他掙脫也顧忌東忌諱西的心理,更肆無忌憚的扳開兩條修長的腿,身軀卡在中間,讓身下人即使併攏腿也只能圈著腰,自投羅網。


方大同的私處赤汵裸裸的在冷空氣中顫抖,連房間中流動的風都能感應到,巍峨著有幾分惹人憐的味道,配上少經人事的深粉色和薄嫩的外皮,看在蕭敬騰眼中是一幅誘惑的圖畫。

他微笑,伸出指尖點在小孔上按壓,拉出了絲連的愛液,要斷不斷的。

方大同深吸口氣,立即挪開屁汵股,下唇咬出了齒痕。


「大同你還在嗎?」

電話那頭的女孩愈發疑惑。

「你那邊感覺好空曠,不是開擴音了吧?真那麼喜歡我甜美的聲音嗎?」

配上一串自得其樂的笑聲。


方大同瞪大雙眸,額邊的微絲血管在跳動。

今天不是愚人節就肯定是為他而設的受難日,不然一眾親朋密友為何要聯手陷他於這種境地?


顯然蕭敬騰也把薜凱琪的假設聽入耳中,而且成了肯定句。

對噢,大同肯定很喜歡她可愛的聲音吧?不然怎會作數不清那麼多首歌給她,而自己只有那麼一首,哼哼,厚此薄彼。自己這又沙啞又MAN的嗓子怎及得上人家甜軟的聲音討喜。


愈想愈覺得是那麼一回事的蕭敬騰,心頭鬱悶,把原來要對大同溫柔呵護的念頭擱一旁,冷哼一聲,乾脆單手握著幼汵嫩的根 部,上下快速、粗魯的擼動。

缺乏滋潤讓套汵弄變得困難,乾燥的掌心不能順暢的動作,只好緊握著柱體前後猛晃。

如果他們不是戀人,單看現在情況還真有幾番強暴的意味。


「哇啊!啊呀…」

方大同像忽然被扯緊了所有線的木偶般撐起身,太強烈的感覺集中撲倒了神經線,超乎想像的快汵感一時間超出承受的尺度變成了難受。

他被衝擊得失神,只能順著本能扭汵腰逃避。

蕭敬騰卻壓緊著腿不讓逃,繼續殘忍的收緊手勁套汵弄,堅持要把液體從小孔中迫出來。


「大同,你在叫什麼啊?...」

「呃…你不是?」


方大同驚愕地回神,用 力的咬著單掌免得再叫出曖昧呻汵吟,難耐地受著身體的甜 蜜酷 刑,每一秒都變得極其漫長。「呃…」

好辛苦……他用泛濕的明眸瞪著蕭敬騰,希望他停止這不合理的折磨。

但蕭敬騰仍執意的單向懲治,湊近耳朵,噴出熱氣「嗯,你想試視像通話嗎?」

附帶好心情的笑。

方大同皺眉搖頭,額邊的汗滴在枕頭上暈開一片水漬。


「不是、什麼也不是…呀嗄…」

方大同鬆唇,有氣無力的對著收音位回答,太沙啞聲音自己聽起來都覺得沒說服力。


「天哪,你的聲音騷得要死,你到底在哪?」

薜凱琪隱不下興奮的聲調,窺探什麼重大秘密般雀躍。


方大同大驚,重新咬緊柔軟掌肉咬出了齒痕,不欲漏出一羞恥的哼叫。

蕭敬騰愛憐的想拉開被泛著血紅的手掌,但方大同卻不肯就範,如黑色水晶的雙眸瞪視著他,有埋怨有哀求,如兩潭正被風吹拂的湖泊。

他被慾火薰得赤紅的臉龐呈現痛苦,下汵身被殘酷的套汵弄迫出了一大攤透 明帶點濁白的液體,濡濕了大汵腿內側,生澀的器官開始適應了劇烈的狎汵玩,不再可憐得像被欺負的稚子般顫慄,而是愉快的漲著紫紅色隨著動作變得更堅挺,鈴口不住開闔著。

即使多麼幼汵嫩,始終是全身最敏 感的器官,在經歷了一番粗野的折騰後適應了緊湊的玩 弄,接收到舒 爽的訊息。

那種強烈的酸麻蓋過了輕微疼痛,讓方大同厭惡那種不被尊重的感受卻又淪陷在野蠻的快汵感中,不能自拔。

兩種相反的感受同時拉扯著,讓他緊抿著唇喘氣,喉嚨哼出破碎的吟哦。


蕭敬騰粗喘著氣,看掩蓋在自己陰影下的人暈紅著臉,汗珠如覆在水蜜汵桃上的露水般顆顆滴下,鎖骨位置被染得閃閃亮,嫵媚性汵感得不可思議。

但那只手掌被不遺餘力的咬得深紅,看著也心疼。


這個人是屬於我的,他的身心髮膚血肉聲音以至最微小的毛細管都是我的,這麼赤汵裸、真實的一刻也只有我能看到。

蕭敬騰眩目神迷,眨眨長睫,一陣不斷膨脹的獨佔慾佔據心頭,血液呼嚕的急速逆流,心臟每一次擠壓都是酸甜的悸動。

他放柔了手勁,溫柔的摸汵摸那被擠得泛紅的陽頂端,方大同不禁哆嗦著夾起眉心。


蕭敬騰勾起弧,豔紅的舌 尖描上耳汵垂,吩咐「掛線。」

他改變主意了,才不要跟其他人分享大同的勾人呻汵吟。


方大同不自覺舔過乾燥的唇汵瓣,疑惑的半閉著眼,半晌,意識胯 下的逗 弄變溫和後才明瞭他要停下刑罰。


「快掛線啊。」

蕭敬騰不滿他的拖延,指尖潛入毛衣中捏住綻花的乳蕊,輕轉。


方大同吞嚥下急湧的津汵液,艱難的開口

「阿FI,我在忙…先掛線哪。」

聲音那麼奇怪,誰也聽出問題了吧。


「嗯…好吧。」女孩不滿的埋怨。

「但你要答應我一件事。」


「呃、什麼…?」


「你要把G汵片學回來的技巧都用上哦!」

哇哈哈哈哈哈哈!


方大同默然,今 晚第無數次說不出話來。

臉降下三條黑線。

這是故、故意的,肯定是陷害!!

不然她為什麼要把他看過G汵片的事爆出來?


他的脖子燃起火焰蔓延至整張臉,似被潑上了紅色的墨水般鮮艷,心跳呯呯跳得紊亂,只想在緊盯人的視線下消失掉,把臉緊壓在枕頭上摒住呼吸。

好丟臉……他都羞恥得快死去了。


蕭敬騰卻不捨得移開視線,心情飛揚,輕笑出聲音。

原來,大同為了討好自己故意看G汵片學習技巧,哈哈,難怪他死不肯說。

為了服待老公,老婆也太賢淑、太殷勤了,值得好好嘉許。


他抽起方大同虛握在手上的手機,嘴貼近收音位,「阿FI,我想他會盡力的。」

「新年快樂,拜拜。」


女孩奸計得逞的笑出來,

「哈哈,我就知道你在,新年快樂!」

不用說你們小倆口一定很快樂,讓人羨慕耶。

「拜拜囉。」

心滿意足的掛線。


蕭敬騰按下關機,隨意的把手機扔過一邊。

順著內心的慾火狠封住淡色的唇,舌頭探 入靈巧的撥弄,雙手把身下人的兩腿拉得更開,不理他驚訝的勸阻,直接彎身、俯下頭顱,吮汵吻興奮的龜頭。


「呃呀!!」

方大同仰高脖子,羞恥感把快汵感拉高了一個層次。


「要看G汵片,不如跟我學比較快。」

他把兩指壓入囊丸間的隙縫中磨動,驕恣放話。


方大同知道他心中的芥蒂盡除,鬆口氣。

倔強的咧起唇,不甘被佔嘴上便宜,反駁道

「當上面那個怕老婆你教不來。」

所以他先把攻君的技巧學全了,讓敬騰躺下享受就可以,夠貼心吧。


蕭敬騰笑開懷,「何不試試?」

語畢,他俯下臉含汵住那根堅挺的頂部,深深吸 吮。

大同的口氣大得咧,也不看清現在被壓著的是誰,竟然公然挑釁他。

而且身邊明明有實習物件,還要靠外來教材,真浪費資源。

看來要重新向大同灌輸正確知識,讓他用身體記住,想學習相關技巧找他來練習,比孤單的看G汵片實際得多。


*t           *             *

「我要…我快……」

被蕭敬騰高超兼花巧的技巧弄得飄飄欲仙的方大同,快把被單抓破,隨著有節奏的含汵弄而扭著腰身,頻頻明示、暗示卻不能制止忽輕忽重的挑 逗。

他吞吐幾下,哀哀的叫喊「敬騰…」


蕭敬騰恍若妄聞,伸出舌 尖在小孔上似有若無的撥來撥去,一手捏轉著漲到極限的囊丸,另手用勁按壓在腰際。


「敬騰..!」

方大同不受理睬,皺起眉心,雙手向下壓拱起身 子,陽具卻隨著坐起的動作頂入蕭敬騰的喉心,引起他的口水急湧、拼命咳嗽!

「咳咳咳咳…噁咳咳…」


分 身頂端愉快的顫慄,差點射汵出種子,方大同嚇一跳,立即發揮最大的忍耐力忍下來,臉頰通紅,「你、你沒事吧?」

蕭敬騰單手發洩似的按在他大汵腿內側壓出了紅痕,咳得泛紅的眼睛含怨看他,一時因為喉頭梗住說不出話來。「咳…」

方大同立即被他這含嬌帶嗔的臉煞著,更心急的俯下汵身安撫「我不是故意的…」


蕭敬騰抓握著他的手,吞下酸澀的口水,艱辛的問「咳、你喚我幹嘛?」

方大同瞳仁仰天亂轉,過了一會才羞澀的說「我快……你知道…」

這下子換蕭敬騰不解了「所以?」

大同想要出來,他不是已在積極的為他服務了嗎?


「可是…」

方大同更難開啟齒了,他不想在敬騰的口 中射汵出來啊,在他身下連連呻汵吟的達到高汵潮…感覺上好像已判定了「勝負」。


「小蝴蝶,你到底想怎樣?決定了沒有?」

蕭敬騰戲謔的笑,撫上他的凌亂髮絲,發覺自己永遠也看不夠他這可愛的窘態。


t         *              *


「ROOM SERVICE, PLEASE.」

門鈴響起,傳來服務生有禮的叫喚。


兩人面面相覤,他們都沒有叫酒店服務呀。

蕭敬騰嘆口氣,用腳趾頭也想到是誰做的好事。

「你慢慢想哦,我去應門。」


他不想請別人眼睛吃冰淇淋,用被子把渾身粉紅的方大同包裹得嚴密。

然後掙起身跳著腳穿西裝褲,想奔去應門卻被床 上人拉住手臂,一件外套依樣葫蘆的從後覆上,把他光汵裸的上身包得密不透風,漏不出一絲肉光。

蕭敬騰迎上身後一雙執著的眸子,心甜了,輕淺的笑。


拉開了門板,酒店服務生將一個銀盤子放他手上,微笑著說帳單已繳付,離開了。

蕭敬騰疑惑的拉開蓋子。

躺在碟上的是幾片白麵包、桃子口味的果醬和小餐刀。


蕭敬騰饒有興味的勾起嘴角,扭開金屬罐蓋,邊用餐刀挖出一口來嚐味兒,邊走回床頭,拍按那鼓鼓的被卵,「快嚐嚐夏姐給我們的甜點。」

方大同從被子中探出凌亂的頭,驚訝。

「呀…」微張的唇立即給塞 入了一大勺黏 稠的甜醬,膠著得他張不開口,只能艱辛的把酸甜吞嚥下去。


「很好吃吧?」蕭敬騰看他兩頰鼓 起,哈哈笑。

「很甜…」方大同無奈點點頭,好吃,但吃那麼多甜死了。


「耶~~!!那再吃一點吧!」

他驀地歡呼一聲,忽然掀起虛掩在方大同身上的被子,毫無預警的把整罐桃子醬倒轉狂甩,讓冰涼又滑溜的果醬連著細碎果肉全傾在那光汵裸的身體上!!

「唔!?」方大同想尖 叫卻叫不出聲音,不敢置信的瞪著身上的半透 明橘色流淌,佈滿了自己的赤汵裸汵身 子。

頃刻,雞皮疙瘩全豎立,腦袋發麻。


「大同,等不及你慢慢想了,我要吃甜點囉!」

蕭敬騰得逞大笑,扯開覆著下汵身的被子,用雙掌心捧起一團果醬,直接啪躂的塗抹在方大同豎得筆直的陽具上,仔細的抹得均勻。

直到堅硬被被拭得得晶亮,如冰棒般誘人,再張唇含汵住根 部慢慢舔shì。


他猜到夏姐的隱喻了,水蜜汵桃果醬當然是塗在桃子般的屁汵股上的嘛!

所以說,果醬其實就是潤滑劑!!

我夠聰明吧!!哈哈哈!


「唔唔、喂!」方大同掙扎不果。

他躺在大床的單邊位,蕭敬騰卻突然從床頭撲到自己下汵身,整個人差不多重疊在自己身上,雙腿擱在臉旁,他怎用 力也是徒然。

下汵身一陣冰冷然後是絕對的熾熱。


兩人身上都沾滿了果醬,磨 擦時發出不少滋滋水聲,又膩又散出甜香。

快汵感在衝擊,蕭敬騰拼命又舔又咬,把自己的下汵身當成冰棒在吃,一邊吮得嘖嘖有聲,不夠半分鐘,極度淫汵靡的感覺又讓方大同直奔臨界點。


「停啊…呀嗯…」

方大同不甘心,不想被壓著射汵精。

更重要的是這小子今 晚勢在必得的氣焰太高張,再不設法解決,難保不會被興奮過頭的他霸王硬上弓啊。


汗冷滑 下,方大同邊抗拒陣陣攀升的射汵精感,邊努力自救。

快想啊、快想啊…

快想出來…


「寶貝,快射啊,你忍什麼?」

蕭敬騰鬆口嘿嘿嘿奸笑,勝券在握。

「啊嗯!」

方大同顫慄,擦過乳汵尖的細白小汵腿也成了致命武 器。


電光火石間,他想到了!!

之前G汵片結尾不就出動了…..那招嗎?

雖然很羞澀,但現在危急存亡,只能一博。


方大同深吸口氣,張大眼眸,拼命搜索,很快找到目標物…

擱在自己臉旁的深色器官在晃動,他伸手輕柔握住埋在柔黑恥毛中的半勃汵起,想張唇卻因滿口果醬而張不大,只好艱辛的湊臉過去,把頂端吞 入唇中!


哈哈,敬騰對自己做的,他全數奉還。

各不相欠了。


「啊啊啊…」下汵身忽然被含汵住,蕭敬騰捏緊掌頭,喊出聲音。

腦袋空白了幾秒,才真正意識到大同做了什麼…


那套G汵片也太刺汵激了吧?

竟然連「69」都有示範,最意想不到是保守的大同還真學有所成,豁出去了。


「嗄…啊…」

有好一陣子,蕭敬騰只能把汗濕的臉抵在柔汵滑的大汵腿內側,狠喘著氣,享受下汵身頻頻傳上的陶然感,輕扭著腰承受疼愛。


方大同勾起笑,知道蕭敬騰有多喜歡這套汵弄,雙手緊握著雪白無暇的臀,向上推高點,務求讓他壓腰拱高下汵身,調整出最易接受愛撫的姿態。


蕭敬騰張嘴咬住方大同敏 感的腿汵根嫩汵肉,不意外的聽到他的驚呼,才緩慢、羞澀的移動雙腿,把兩腿主動分開,半跪半撐的擱在他臉的兩旁,方便大同順利為自己口汵交。


「啊呀…啊!」

該死,好舒服,自己也不是未經人事的小夥子了,為什麼還那麼毛躁?

都怪大同忽然主動積極得不可思議,連「69」都不顧矜持的用出來,快汵感才會前所未有的洶湧,快要淹沒他。

自己拱起臀汵部扭來扭去的畫面,光想像就知道有多淫穢、多難看。

現在他肯定像個不知廉恥的淫夫吧?


被反將了一軍,氣悶的蕭敬騰立即重整旗鼓,俯下臉繼續攻勢。

使勁的用舌頭攪動含在口 中的頂部,另手握著根位時緊時鬆的捏。

豈料下汵身卻同樣被如此對付,讓他仰起脖子難耐的哼叫「嗚…啊…」


「你幹嘛學我!?」生氣了。

「是你說教我的啊。」委屈的口吻。


方大同這奸人肯定是在裝無辜!!

明明教導的不是讓他用在自己身上。


哼哼,讓你學我!?

蕭敬騰抿起唇,雙手握緊根 部狠狠的上下擼動,想用最快速度把方大同的精汵子迫吐出來!!


「啊啊呀呀!敬啊…呀…」

疼痛混雜高峰快汵感沖刷身體,方大同沙啞的嘶吼,知道自己這次怎也隱忍不下高汵潮了。

但迷糊間仍想讓敬騰與自己一起攀上天堂,雙手學著他圈好陽具急急的套汵弄,邊承受瘋狂的疼愛邊給予戀人同樣的感受。


「啊嗯!我們一起、一起…」

方大同聲音沙啞,語不成調。


「喂,哈呀…」

蕭敬騰根本沒時間說「不」,方大同愈發順暢的手勢也把他迫到極限,只能隨著活汵塞動作而哽咽著叫喊,彷彿看到白色光點在眼前凝聚然後爆破。


不到幾十秒,互相挑 逗了太久的兩人終於到達頂點。

「啊啊呀…啊!」低沈的哼叫有幾分重疊。

二人繃緊腹部,下體抽汵搐幾下,登上了夢寐以求的高汵潮。


方大同繃得快抽筋的腹肌放鬆下來,整個人攤軟無力,噴灑著熱氣享受餘韻。

他閉上泛濕的雙眼,心滿意足的休息,等待心跳平復下來。

身上的重量忽然消失,幾秒後臉蛋被抹了一層稠密的液體。

以為被塗上果醬的他睜開眼,卻看到蕭敬騰白汵皙的臉龐被濺了幾道白濁。

「呃…」臉紅耳赤。


蕭敬騰繼續用手背抹走自己的,再像塗麵包般把精汵液回敬方大同。

「你射汵到我臉上了啦。」有些還噴到嘴角。


說是埋怨,聽在方大同耳中卻全變了撒嬌。


「老婆,很好吃吧?」

他重覆之前敬騰問他的問題,嘴上仍不忘佔便宜,微笑。


蕭敬騰跟著微勾起愉快的弧,才不會吃虧。

「我的老婆當然好吃啊。」

迫不及待,吻上誘惑得要命的唇汵瓣。

輕喃「很甜。」


第三回合,二人筋疲力盡的平手。


他們心中明瞭。

這晚雖然不分勝負,但甜甜 蜜蜜的「一哥」戰還會延續很久、很久。

也許,就像歌詞說的,愛情原來就沒有輸贏?


(完)


评论
热度 ( 2 )
  1. Arstry/慈Arstry/慈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ay a little Sth.

© Say a little St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