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深的话要浅浅地说


---------
【萧方方同人站】
搬运建设中,欢迎关注&投稿
&点推荐&点喜欢

■ 特别公告 ■
涉及任何情节皆为虚构
请分清现实,尊重相关人物。
如需转载本站内容至别处,请私信管理员及原作者取得授权。禁止擅自将本站作品无授权转载、无署名发布、进行二次修改/演绎。

21.黑暗世界

上野动物园:

里人格爆发50题




出自阿虚






21.黑暗世界


 


CP//萧方


 


 


 


起因是方大同微博上面的照片。


 


其实也没有很复杂的东西,仅仅是一片漆黑的照片,加上一个简单的早安或者晚安的问候,勉勉强强的捎带上右下角的域名,让人辨认出作者是谁之外,其余的什么都没有。


最开始的内容,还有对于睡眠的抱怨,或者工作的繁重,但是渐渐的就只有一个问候了,或者就是没头没脑的一句话。


 


方大同不太能玩得转微博这个东西,AT什么的他也不太能看的过来。每每看到右上角那些过量的转发和评论都为难的抓抓头发。有次偶尔和同事抱怨这个问题,同事噗的一下笑出来。


“大同,你不知道能设置吗?只要看你关注的人AT你的就好啦。”


方大同听了微微红了一下脸,应了一声然后自己设置去了。


 


关注了一百多号人,点开微博的时候他也不太能看得过来,想要看谁的时候,只能点开那个人的主页去看。别人很久之前的微博,他后知后觉的才去转发觉得很好。


不过,人家能够把这个行为归结到方大创作很忙。理所当然的嘛,人家点开方大同的微博,不过就是,写完一首歌,拍照,上传;混完一个音,拍照,上传;吃了一顿饭,拍照,上传;


感谢一个人,拍照,上传。


诸如此类的不胜枚举。


 


虽然不停的拍照上传,方大同也只有闲暇之余才真正的刷微博看看。


每到这个时候,方大同都会被各类的微博刷屏,满眼的字让他稍微有些头疼。本来就不善于看字,偶尔还能看到萧敬腾的繁体字就更头疼了。


虽然这样,但每次刷微博的时候,还是会习惯性的点开萧敬腾的主页去看。看到各种的表情顶在一条条微博和转发上面,方大同笑了下然后想了想还是算了,那些表情还是不太适合自己。


看着多自己一倍的微博,方大同抿抿嘴暗想,被刷屏这件事,萧敬腾也肯定会有的吧。他估计不会像自己一样,点到自己主页里来看吧。活动那么多,肯定很忙的样子。


方大同点了退出之后,坐在椅子上继续写词了。


 


其实方大同自己也不太愿意面对自己的不时冒出来的悲观心情,他知道这样不好,也觉得自己都是奔三的人了,有些事情是不是想太多自己因该清楚。


可是谈恋爱这种事一在前面挡着,任何情绪就冲不出来。


工作完已经很晚了,发了句晚安,倒头就睡了。


 


 


梦里面零零乱乱,萧敬腾拉着自己的手在人潮涌动的后台角落,说着别担心;还有台风时候自己乱糟糟的心情等着对方的短信;再或者睡不着的时候写出来的一段一段的曲子,却无法放在专辑里怕人听出来自己的月光宝盒。揉了揉眼睛睁开眼,发现没有拉好的窗帘跑进来早晨的阳光,摸出枕头下面的手机,发现才八点多。


举起手机拍了张照片,顺带说了句,睡得不好。


 


黑咕隆咚的一张照片,在微博首页特别显眼。萧敬腾等着开工的时候点开微博一刷就看到了那条早安微博。


语气明显处于低潮状态,于是打了电话过去。


方大同看到来电显示吓得呆了呆,刚想接起来却发现对方已经挂断了。手头的工作多到自己无暇去想别的。方大同觉得这样最好,于是把手机揣在兜里继续了。


待会儿再说吧。


这种逃避心理只有在这种时候才表现的特别明显,方大同觉得自己特没用。


没用就没用吧,能把工作完成了就行了。


 


这边厢,萧敬腾有点生气,但是想了想又觉得对方应该是工作太忙没来得及接,于是想等他工作完了再打过去问问比较好。


这么一想于是就释然了,跟助理聊了两句就去忙别的了。


 


晚上方大同再次接到他的电话,那边电视的声音被调到了最小,话题被挑起来也是从最普通的问候开始的。不过方大同对于这个电话还是很开心,互道了晚安就睡了。


等眼睛适应了黑暗之后,屋子里的轮廓就会凸显出来,发了会儿呆,拿手机拍了张黑乎乎的照片,上传道了晚安。


 


 


之后方大同对于这种照片乐此不疲,没有很复杂的东西,仅仅是一片漆黑的照片,加上一个简单的早安或者晚安的问候,勉勉强强的捎带上右下角的域名,让人辨认出作者是谁之外,其余的什么都没有。


 


只有在一片彩色的微博中,一个黑暗世界明显的,安静的对某人说着早安。


 


 


FIN//黑暗世界







评论
热度 ( 2 )
  1. White上野动物园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ay a little Sth.

© Say a little St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