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深的话要浅浅地说


---------
【萧方方同人站】
搬运建设中,欢迎关注&投稿
&点推荐&点喜欢

■ 特别公告 ■
涉及任何情节皆为虚构
请分清现实,尊重相关人物。
如需转载本站内容至别处,请私信管理员及原作者取得授权。禁止擅自将本站作品无授权转载、无署名发布、进行二次修改/演绎。

Close To You

上野动物园:

Close To You


 


 


CP//萧方


 


其实跟《千纸鹤》没什么太大的关系(喂)纯粹是因为看了塔塔塔儿刚才的那篇文然后去听歌了难受了的产物,重点是前者,因为那个词我压根儿就听不太清【泥垢


另外我觉得我越来越俗不可耐了…。


阿慈慈生日快乐=3=手残只能写成这样了真对不起啦~❤也不知道你能不能看出粗暴的甜腻来XD


 


可能延续之前那篇《北京北京》的设定的后续【其实我是说相声的….。


 


以下正文。


 


 


 


 


 


萧敬腾说起买房这事儿的时候,方大同在电话那头倒水的手停了一下,说了句“别闹”。


老萧琢磨着话里透出的那么点的亲昵的味道,勾了勾嘴角。


“诶,我真不是随便说说,这事儿我想了挺久的了。”


方大同也不太想费力去想对方那个“挺久”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只是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我还有个设计稿要赶,然后就挂了。


萧敬腾耳边儿上掠过的忙音,随着自己的笑容一块被自己的掐断了。


萧老大啧了一声,甩了一句,这小白眼儿狼。


 


其实俩人都忙,见面的时候也不多,一个月里统共一个巴掌上那么几根手指头的日子,时不时的还被方大同表面温和实则抗拒的话而阉割了,而对于萧同志,只能是打落牙齿和血吞。


那又能怎么办,那小混蛋就跟自家那猫一样,你主动亲近的时候它就跑开,防备的眼神好像自己要把它怎么着似的,老萧只能恨恨地把食盆放在阳台上吼一句,“小混蛋来吃饭!”


那猫非常配合回了他一句,潜台词是,滚你的,当初也不知道是谁少女怀春似的给我取名叫小同。


 


萧敬腾对着方大同的态度,总是那种恨铁不成钢但是又不能发脾气,自家那口子的性子自己不是不知道,但是看他冷冷淡淡地那德行对应自己的热情就捉摸着,自己是不是亏了。


或许,当初就不应该把他设定成人妻模式。


脑补着裸体围裙的萧大老板回神过来的时候也觉得自己不太着调,下意识地拨了方大同的电话。


 


 


 


方大同每次回想那个乱七八糟的夜晚就觉得头疼。说起来,自己这种清淡的样子那家伙怎么会就喜欢了呢。按照他自己的想法,那种人,就应该找个34D前凸后翘的美人在身边才对。


不过,你怎么知道那家伙就是喜欢你了呢。


越想越觉得泄气的方大同,把手里的笔一摔说了句靠。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跟萧敬腾在一块儿久了,性子慢慢地也放开了,觉得老萧一嘴的京片子挺好玩,不注意的时候嘴一没把门儿的就出溜儿出一句。有的时候被老萧抓个现行,被训斥什么的,也是有的。


不过,那家伙只能颇为好脾气的说一句,说他妈什么呢,不学好。


 


 


有时候加班到深夜,出了大楼一拐弯儿的地方有个沙县小吃。对于方大同来说,清淡的口味实在是招他喜欢。他其实挺受不了萧敬腾拉着他去簋街那种又乱又重口味的地方,吃了两次嗓子就受不了了,满嘴起泡难受的要命。明明是那家伙拉他去吃的,看他这副病怏怏的样子倒冲他发起火儿来了,一嘴的炮仗吼他,不过给他递水盖被的手倒是挺轻。


“以后吃不了辣的你丫就哼唧一声的别他妈整天那低眉耷眼的怂样我看了就难受!现在舒服了吧!”


方大同也习惯了萧同志一着急就抽风的样儿,淡定的喝着水,随口顶了一句,你丫别撒癔症了。


一句话就把萧敬腾堵得说不出话来了,吭叽了几下,“你明儿别去上班了,恩?”


“又不是什么大病。”方大同挥了挥手,“你不忙啊?老往我这儿跑干嘛啊?”


“..你,你又不是不知道。”


“不知道。”


萧敬腾是真拿这样的方大同没辙,心里堵着的那一口气怎么也出不来,他就不明白了,明明那天晚上好好的,后来也顺水推舟的名正言顺了,但没过两天这小兔崽子还是像之前那样,推拒着自己。


真不知道自己是做了什么孽了。


“我怎么就看上你了呢…”萧大老板把这句情话说的硬梆梆的。


“呵,用您老人家的话,那就是眼拙。”


真想抽死他。          


 


等面的时候,方大同接了萧敬腾的电话,依旧是那副调戏的甜蜜口吻,方大同嗯嗯嗯的应和着,听到对方说要不要来接他,方大同照例拒绝了。


“都这么晚了我接你去。”


“不用,我坐公交车就行。”


“别废话,这么晚了哪儿还有公交车啊,有那就是灵车好不好。”


“…我打的。”


“别介,再被劫色了。”


“…谁都跟你似的。”


“噗。”


方大同心里一紧,说着说着就跟他没皮没脸了起来,这家伙真是讨厌。


“我挂了,吃完饭我就打的回去就行,不用麻烦你了。”


 


 


买房这事儿方大同不是没想过,当然想过。自己的人生规划早就有了,买房,结婚,生子。人这一辈子也就这么点奔头了。


其实也挺没意思的。


挂了萧敬腾的那通电话,方大同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他知道萧敬腾什么意思,他又不傻。可是总觉得,那样不好。于他于己都不好。


他之前被萧敬腾带到他家去吃过一顿饭,当然忽略掉萧敬腾臭不要脸的调笑着说“去见见婆婆”之类的疯话。老太太老当益壮,待他极为亲切,对那家伙的期望什么的,自己也是看得出来的。


哪个母亲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好呢,讨个好媳妇,生个大胖小子。


虽然没什么意思,但人生真的就这些奔头了。


自己不能挡在他前面。


要是萧妈妈知道自家儿子跟眼前她给夹菜的这小子有一腿,那还不得打死他。


方大同自嘲的笑了笑,洗了澡睡觉了。


 


方大同第二天是被厨房里叮叮咣咣的声音吵醒的,迷迷糊糊地走过去看到那个春光满面的男人卷着衬衫袖子在忙活早饭。


“我说萧老板,你不会做就别忙了,待会儿再把我厨房炸了。”


“我说你小子怎么嘴越来越不地道了,原先那吴侬软语的样都哪儿去了。”萧敬腾虽然这么埋怨,但是脸上的笑意没褪下去,“去洗把脸,来吃早饭。”


 


方大同把牛奶喝光了之后,决定好好跟他谈谈。


“我跟你说点儿事儿。”


“恩?”萧敬腾笑眯眯的,“把那鸡蛋吃了再说。我也有事儿跟你说。”


方大同抬眼看了看他,“那你先说。”


“恩哼。”萧敬腾抹了把嘴,从兜里掏出个闪亮亮的东西搁在桌子上。


“干嘛?”方大同的脸越来越阴,“脑抽了吧你。”


“嘿嘿。”萧敬腾忍不住的笑开了,隔着桌子就要揉那头软软的头发,“我想了想,还是把那房子首付给付了,我妈说那地儿风水好。”


“萧大老板你大清早的没睡醒回家睡觉去,别在这儿抽疯。”


好心好意的被这么说道,是个人也得急。


“诶我说方大同你丫别太不知道好歹了啊!平时你怎么对我也就算了,我他妈喜欢你宠着你惯着你你别来劲!大夏天的怕你挤公交车给你丫那小身板儿挤没了我上赶着接你你小子不乐意!把你带我妈面前去给她老人家看看你揣着明白装糊涂是吧!这倒好,老子把过日子的房子都买好了,怕大少爷您那高贵的自尊心伤着了就拍了首付等着和你这小兔崽子一起还贷款我他妈容易吗我!”


看着萧大老板拍着桌子怒吼,方大同一直低着头不说话。


“你这白眼儿狼哼唧一声儿嘿。”


“我知道。”


“你知道个屁!老子真是倒霉喜欢上你!”


“…你跟你妈说了这事儿了?”


“废话。”萧大老板没好气,“说完那两天一直就没给我好脸看。”


“你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啊,自己扛着干嘛。”


 


那些事儿,方大同确实知道,他知道萧敬腾对他好,是真的对他好。虽然没什么甜言蜜语,但他也不喜欢那套。确实也想过,就和那家伙一块儿算了。


但是,人生什么的,不是别人可以霸占,剥夺的东西。


“当然不能让你去挨骂,我能骂你别人可不行。”


“那是你妈,不是别人。”方大同没忍住笑了出来,萧敬腾看见了,松了口气。


“我说,就问你一句话吧,跟不跟我吧。”


方大同抬眼看了看他。


 


早晨的阳光斜着照进来,把那家伙照的挺好看。


“其实,我不是没想过和你在一块儿。我也知道你肚子里的算盘,我都知道。但是,我一看见伯母,就觉得自己不应该这样。”


“有什么不应该的?她老人家的亲儿子喜欢的人有什么不应该的。”


“我觉得你就应该找个好姑娘,跟她结婚,然后生个孩子,让她老人家放心。”


“…大同,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但是这事儿得你情我愿,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咱就在一块。孩子不生就不生,费钱费力还浪费国家资源,咱这是做贡献呢。”


“别没正经!”方大同的小括号明显的出现在嘴角上,“不过另外还有,我就不明白你喜欢我什么。”


“咳咳,也没什么,就觉得,觉得,你让我放心不下,我得在你旁边儿才踏实呢。”


“你别祸害我了…”方大同难得红了脸,转过头,“去把碗洗了。”


 


 

FIN// Close To You

 


 


 


 



评论
热度 ( 3 )
  1. White上野动物园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ay a little Sth.

© Say a little St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