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深的话要浅浅地说


---------
【萧方方同人站】
搬运建设中,欢迎关注&投稿
&点推荐&点喜欢

■ 特别公告 ■
涉及任何情节皆为虚构
请分清现实,尊重相关人物。
如需转载本站内容至别处,请私信管理员及原作者取得授权。禁止擅自将本站作品无授权转载、无署名发布、进行二次修改/演绎。

北京北京

上野动物园:

北京北京


 


 


CP//萧方


临近年末的当口儿北京总会下那么几场雪,不大,而且没多长时间就化了,这个时候尤其冷,围巾靴子什么的全都不管事儿。


方大同从上海到北京有些时日了,还是不大习惯楼下早点摊的大娘过分的热情以及豆腐脑咸咸的味道。这个城市里很多味道对于他来讲都是过重的。深深地吸了一口早晨冷得刺鼻的空气,和早起出门遛弯儿的大爷打声招呼便上楼了。


房间里还没来及装吊灯,台灯的暖黄色灯光让他觉得身上暖和了些,地暖热的要命,这对他这个弱不禁风的身子确实是个好物件。母亲之前嘱咐自己说,要是在北京安顿好了就给他打个电话。方大同懒洋洋的看着那一堆还没拾掇的东西,抿了抿嘴,起身去阳台打电话了。


租这房子的时候,方大同只见过二房东,和和气气的样子挺招人喜欢,签好了合同之后还请他喝了茶。方大同没想到年纪轻轻的小姑娘还好这口儿,抿了口茶继续听她絮叨。


“哎您还没见过大房东吧?”


方大同抬起眼睛看了看她,说没有。


姑娘笑笑,递给她名片然后道,以后您哪,有事儿就找他,喏,大房东。这房子本身是他的,我就是暂住。这不,我出国办点事儿,得挺长时间才能回来呢。


方大同接过名片瞅了一眼,然后听见小姑娘笑得贼,说,您可得见见大房东,那才叫开了眼界。


方大同觉得好笑,又不好驳了人家的面子,于是点点头。


 


想起了这档子事儿,方大同掏掏裤兜找出了名片,拨通了上面的电话,电话那头是个男中音,“喂?您哪位?”


“啊,您好。我是新的…”


“哦哦哦,你就是小郭说的那个新房客对吧?”


“..恩。”


“哦,有事儿吗?…哎哎哎那边儿消停会儿…”


“啊?”


“啊没说您,您继续说。”


“哦,是这样的,卧室里面那个灯..”


“啊对不住您,我忙得脚丫子朝天,把那档子事儿给忘了,这就过去,您等会儿啊。”


方大同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对方就把电话切了。


 


方大同准备把冰箱电源插好的时候萧敬腾就带着一哥们儿过来了,握了握手互相介绍了之后,说,方先生还没吃饭呢吧?


“啊,还没..”


“那正好,兄弟我也没吃呢,走走走。”


“啊..这…不好吧…”


“没什么不好的~别客气~”萧敬腾说着就要拉方大同走。


“可我这儿还没整理好呢…”方大同为难的皱皱眉头,萧敬腾看了笑起来说,这有什么的。


说完了这话,卷起袖子就进了卧室。


方大同想,真有这么自说自话的人。


 


收拾完屋子的时候已经下午五点多了,天儿擦黑,又零零碎碎的下起了小雪。萧敬腾叉着腿坐在地上休息,小弟帮着方大同墩地。萧敬腾看着新来的这位房客虽然安静但面善,心生好感,不由得嘴上就闲不下来了。


“大同你以后有事儿就言语,用不着跟萧哥我那么客气。”


“啊好。”


方大同也觉得萧敬腾这人挺好相处的,虽然总是接别人话头,但都是好意。沙发上撂着萧敬腾脱下来的橙黄色的羽绒服,方大同觉得,这人确实热情的过了头,但是没什么不好是吧。


小弟这时候肚子咕噜叫了一声,然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萧敬腾这才想起来仨人都没吃饭呢,套上羽绒服说,大同走,吃饭去。


小弟却说,都这点儿了,萧哥你去哪儿吃啊,哪儿哪儿都是人。


方大同也点点头说,“也别出去了,就在家吃吧,我来做。”


萧敬腾还没说什么这话茬就被小弟接过去了,说方先生你太贤惠了。


听了这话方大同面上一红,咳嗽了一声进了厨房。


萧敬腾看了走过去打了小弟脑袋一下,轻声责怪,“说话没溜。”


 


那之后方大同就没再怎么找过萧敬腾,一是确实没什么事情,二是自己也有很多事情要忙。本来那次说好,下次见面一定吃个饭什么的,可这个下次,却是半年之后的事情了。


北京的夏天来得极快,说起来方大同还没怎么感觉到春天的时候自己在家已经穿上薄薄的背心儿了,可是还是觉得热,再加上北京雨水少,干燥的要命。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喉咙痛,爬起来找水喝又觉得头重脚轻,心下警觉不好,像是要感冒。


打开手机几条短信进来,同事,母亲,还有萧敬腾的。


萧敬腾前些日子似乎是忙什么事情不在北京,就算没什么联系,也或多或少的听他哥们儿说了几句,萧哥在做大买卖呐。似乎是不简单的样子。萧敬腾人缘极好,方大同想想也是,那样性子的人,人缘不好就怪了。


相比较之下的自己,安静,不愿意主动接近别人的慢热性格,实在是不讨喜吧。


似乎这位大房东也不太喜欢自己的样子,自那次见面之后就再也没有联系的前提下,方大同看着这条短信不知道该怎么回才好。


刚这么想着,手机就响了。


“大同你醒啦?”


半年没联系还能跟不怎么熟络的人这样打招呼,方大同可做不来,支支吾吾的应了一声之后,听萧敬腾说,我一会儿就到,你准备一下咱们出去吃饭。


他竟然还记得。


 


萧敬腾觉得方大同跟他之前认识的那些人都不同。自己的圈子里,无非就是分两种,哥们儿和合作伙伴,他把他们分的清清楚楚,而且应付自如。可方大同对于他来说其实不属于自己圈子里的人,严格说起来,房东和房客能算得上什么呢。萧敬腾也想不太清楚,可是自己就是愿意和这样的人亲近。


这半年大部分时间自己待在上海打理分公司,闲下来的时候各处走了走。想起来小郭跟自己提起过大同是上海人这件事情,没来由的就觉得开心,偶尔走到某条小路上的时候觉得似乎那个身影也慢悠悠的走过,这样的时刻让萧敬腾觉得日子没那么难过了。


其实萧敬腾不喜欢北京,虽然从小在那里长大,但也还是不喜欢,城里人太多,城郊又觉得荒凉,没什么地方让自己觉得舒坦的,但又不愿意离开。就这样的心情怀揣了二十多年基本没变,形形色色的人看的多了,也就那样子。恋爱也谈过几次,基本不了了之。哪位大爷说过一句话来着,北京这破地方,根本谈不了恋爱。


萧敬腾听了之后反问,“是灰尘太多打啵儿的时候不方便吗?”


 


萧老大满面春风的开着车,副座上面的方大同面容呆滞,其实他也不太清楚自己怎么就总是跟着这位大爷的步调走了。看着他不太愿意说话的样子,萧敬腾也不太好意思开口。平时最利索的跟自己娘亲包饺子擀面片的手似的,但这会儿看着这人却也不知道怎么开口。跟个十七八岁的小毛孩谈恋爱似的。


想到这儿萧敬腾心思一踉跄,嘴里溜出一句,妈的。


“啊?”


方大同没懂什么意思,呆兮兮的转头看萧敬腾,萧老大尴尬笑了笑,然后道,最近怎么样?看你气色不太好?工作累?


“也没..上个项目刚完…”


“哦…”


话题也就仅限于此了吧,萧敬腾不甘心的抓抓头发。谁料方大同开口,“听说你之前出去了?”


“啊是,去了趟上海。”


“哦,是么。”


“恩。”


其实有很多话想讲,萧敬腾烦躁的等待红灯,皱着眉头老着脸。这些方大同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无奈的觉得,何必呢。


心下想了一番,然后开口,萧先生,你回来之后肯定挺忙的吧。


“啊?还好….怎么?”


“忙的话不用顾及我。”


话外的意思萧敬腾听出来了,但是没听懂。撇撇嘴然后说,“什么顾及不顾及的,就是想跟你叙叙旧。”


“可咱们也不熟啊..”


方大同心思单纯有话必出,可是这话听者有心。萧敬腾一听就急了,“什么熟不熟的,你住我那儿这还不算熟啊。”


“可…”


可也没什么联络不是吗。


“房东跟房客总归要搞好关系的不是吗?”


萧敬腾自暴自弃的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给他,他也没接下去。


 


 


饭桌上气氛还算好,萧敬腾是有肉必欢,顺道的二十年份女儿红让他的心尖也热乎了起来,嘴上开始话多了起来,大同只是认真听,并没有诉说的欲望。


菜色很符合自己的口味,萧敬腾的贴心让他算是见识到了,特地找的上海馆子不说,一会儿添菜,一会儿又问这问那,十足的关心让方大同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直推托说,不用了不用了。


“大同,你老是这么客气做什么?你知不知道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太推别人。”


像是自己多年老友似的,方大同只是笑着回应,并不说些什么。只是心里觉得,萧敬腾这人看上去大大咧咧,但心思却细的很。


“你说你,我不在的这段日子,让我哥们儿照顾你了没?你一个劲儿推,什么都不用以为我不知道呐。”


“没有,也不是什么大事儿。”


“不是大事儿?哼。”萧敬腾又灌了一杯,继续道,“什么他妈不是大事儿?!肺都成那样了还他妈不是大事儿!你丫告诉我什么是大事儿?!”


“敬腾你醉了…”


方大同春天的时候犯过一次病,但是设计公司的事儿又赶着完工,只能拖着病怏怏的身体继续工作,自己觉得应该没什么问题,拿人家的钱就要为人家卖命,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儿。


“这,这就算了,那你说,都病成那德行了怎么还去上班?!”


“工作需要。”


“需要你妹夫!”


“….”方大同苦笑,心说我还没妹夫呢。


“你说说你,什么事儿都自己扛着,连水管子坏了都自己修,你以为你超人呐?!”


“无敌铁金刚呗…”低声挪揄了一下,萧敬腾噗地笑了,说,“别跟哥哥我这儿油嘴滑舌的,来北京没学会别的就学会这个了…我也不说那个片儿汤话了,找个人安定下来好好照顾你呗,老这样也不是回事儿啊…”


“身边儿没人…萧大老板你来?”


“行啊..”


话赶话的赶到这儿的时候,萧敬腾和方大同都一愣,微醺的萧敬腾也清醒了。扁扁嘴然后说,“你别误会。”


“我没误会,我说真的呢。”


萧敬腾抬头看到方大同闪闪亮亮的眼睛,突然想起自己去上海的那段日子,一个人工作到很晚的时候,窗外依旧灯火通明的样子。


方大同下车之前,默默沉吟一下然后说,敬腾,其实你这个人,对别人都这么好,自己多累。


萧敬腾听了之后心里扑通一下,想都没想的拽过方大同就吻了上去。


这时候萧敬腾突然想到之前在杂志的角落里看到的一句话,有一天,会有一个人走进你的生活,并且让你明白为什么你和其他人都没有结果。


不是对每个人都这么好的,你懂吗。


化在唇齿间的最后一句话,方大同心里无奈又妥协。


罢了罢了,每次不都是让他牵着自己走吗。


 


衣服零零碎碎的被扔到地上,萧敬腾脑子越来越热,他也不明白自己怎么就突然成这个样子了,可是看着那个人紧皱的眉头下脆弱的样子就想把他紧紧圈在怀里。


喜欢吗?


诶?


我在问你,喜欢吗?


…这有什么关系?


操。



每次萧敬腾飙脏话方大同都觉得好笑,其实自己也不太懂他们具体的区别和意思,只是看那张脸生动的样子就觉得很耀眼了。


萧敬腾还算温柔,不过看着他被欲望熏红的眼睛就觉得心里不舒服了。


“你…在上面?”


“那还怎么着!”


萧老大就是萧老大,床笫之间还是威风凛凛。


“都是男人呐…”


萧敬腾一愣,不好意思的抓抓头发说,大同你要是不愿意…那就我在下面。


扑哧一下就笑出来了。


“笑什么….”


“没….”


不甘心的吻上去,柠檬味道的刮胡水让萧敬腾忍不住了。抓过床边的护手霜就往后面抹了上去。


方大同自始至终觉得,这个男人太霸道了,从一见面就这样子。


 


 


 


临近年末的当口儿北京总会下那么几场雪,不大,而且没多长时间就化了,这个时候尤其冷,围巾靴子什么的全都不管事儿。


方大同揉揉鼻子接了萧敬腾的电话,那边厢笑盈盈的说,大同你还没起呐?


受不了他那个口气,冷冷地说应了一声。


“要不要吃豆腐脑,我家这边的好吃。”


“感冒了,吃什么都没味…”


萧敬腾皱皱眉头,“昨儿晚上不还好好的么,怎么就感冒了?”


“没事…”


萧敬腾叹口气,知道自家口子这看起来温和但其实倔的要命的脾气,说,“那想吃什么我带过去给你。”


“想吃热汤面,清淡点儿的。”


“好好躺着,等我过去。”


方大同不太喜欢北京,这个城市里很多味道对于他来讲都是过重的。怀念家乡清淡食物的味道,此时此刻被那个人端在手里说,慢点吃,烫。


 


FIN//北京北京


 







评论
热度 ( 2 )
  1. White上野动物园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ay a little Sth.

© Say a little St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