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深的话要浅浅地说


---------
【萧方方同人站】
搬运建设中,欢迎关注&投稿
&点推荐&点喜欢

■ 特别公告 ■
涉及任何情节皆为虚构
请分清现实,尊重相关人物。
如需转载本站内容至别处,请私信管理员及原作者取得授权。禁止擅自将本站作品无授权转载、无署名发布、进行二次修改/演绎。

痴情司

小Q:

梦还没有完,愿还没有圆

漫长地心算,快乐却太短


萧敬腾知道这是梦。反复梦见,自己穿梭在漆黑冗长的甬道内,【在哪?在哪?】急躁,不安。是在寻找什么?光影交替,奔跑,寻觅,究竟在哪?脚下绊到什么一个踉跄,人从梦里重重跌回现实。

我是萧敬腾,38岁的台湾歌手。记者们总是说我事业如日中天,调侃的同时也想挖掘着我的情感消息,正经的消息远不如八卦来得吸引人们眼球。身边女伴极少,偶有八卦,也是记者捕风捉影的结果。

看着电视节目和报纸上的八卦内容,这胡乱篡改的消息,随意安排的绯闻,怎会是我的真爱?嗯,我的真爱。

我想着我们去夏威夷的日子。

连续工作大半年的艰辛换来了半个月的假期。平时习惯你穿格仔衬衫或者西装的我,忽然瞧见你穿上了夏威夷特有风味的衣衫感觉也挺不错,心底偷笑着这次回去可得带上几件,穿出街肯定没人认识。

半月的假期,在夏威夷悠然的环境里慢慢消磨着,慢节奏的生活让人感觉异常轻松,仿佛很久以前我们定居在此。

早晨起来被你唤醒,金黄的煎蛋和烤得松软的面包在餐盘里等待着,用过早餐之后我们去运动,可不能让这假期使身体懈怠下来。我们一同做饭,最喜欢你在厨房忙碌的背影,从后面突然搂住你的小蛮腰是我最爱的把戏,认真的男人细细的切着食材,偶有汗滴淌下鬓角,轻吮带走,看能否偷上几个轻吻,最多的是被你推搡开来,但也有成功的时候。将你从厨房半抱出来还被提醒记得关火,你这细致的男人。

夏威夷属热带,冰淇淋是常见小食。你又极度嗜甜,不阻止你五、六球都能吞下,偶然的一次松懈,你闹了半夜的肚子,气得我整整禁了你三天的冷食。不太撒娇的你,也会为了吃上一小口冰淇淋噘着嘴扯着我的衣角嘟囔着【好热,敬腾我想吃冰淇淋,只一球好不好?】你可是大我四岁的男人诶!为了甜食竟然也会卖萌,哈哈哈。可是规矩就是规矩,还是得狠心拒绝你,看着你垂下头的委屈状,心疼极了,就像个小孩没得到心爱的玩具,只差哇哇大哭了。搂过来抱抱亲亲摸摸,像猫咪一样慢慢瘫软在我怀里,我可是养猫小能手呢。

夏威夷是你的故乡,你的家族亲戚和儿时玩伴似乎也舍不得这里的舒适,大多数还定居在此。很想见见让你珍惜了10年皮夹和特地写了一首歌的小妹,软缠硬磨你也不肯,为什么如此害怕亲戚知道我?最终你还是带我去见了她。没想到当时的一时兴起,却造成了一次争吵。

那是在一个小小的咖啡厅,【这是我的兄弟——萧敬腾】你是这样介绍,“兄弟”“朋友”“挚友”“……”太多略亲密又隔阂的关系,这就是你为介绍我们的关系所挑选的词。气闷的我,对你做出了很多亲密小动作,就像小孩炫耀自己的新玩具,恨不得全世界都看到。20来岁的年轻小姑娘,应是看到了我们手中同款戒指和我故意做出的举动,在临走前拉住了你细细谈了一会。看着你本充满笑颜的脸拉上阴霾,我有些不安。与小妹分开后想牵你的手却被甩开,你快步向前走,几乎是跑回了家。

【为什么你要这样?为什么要让大家知道?为什么要摆出来供大家参观?】回到家中你连串的问题砸向我。【你害怕什么?我们就要这么藏藏躲躲一辈子吗?你就那么怕被人知道吗?】这一幕像极了当年的新城一样。人吼完之后如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摊坐在沙发上,你坐在另外一端,偏着头,看不清你的表情。僵持了好久,心中郁结渐渐释缓,把你拉到身前抱了,埋首在腰间,嗅着你身上清淡的气味,这让人安心不少。【大同,对不起。不该吼你,是我害怕,我害怕我们就这么不清不楚,不明不白的在别人眼中。我想让你的家人知道我,承认我。我很害怕。】抬头看着你,许是通红的双眼和积蓄的泪滴吓着了你,你慌乱的想抹去,我笑着摇摇头凑上来亲吻。咸咸甜甜的滋味盈满口腔,就势将你压在沙发上。扫荡着口腔每一寸土地,你嘤咛出声,面色潮红,这秀色可餐的美食岂可放过,下午只喝下一杯苦涩的咖啡,早已肠饥辘辘,恨不得将你吞入腹中。轻咬着你的耳珠,【让我进来好不好?】一句话就可以让你耳朵霎时粉红起来,默不作声就当你应允了,慢慢挺进去,你闷哼出声,在怀里轻颤的触感,既激动又缠绵。缓缓挺动,等待着你的适应,微微扭腰,这是无声的暗示。终于开始加速动作,你也终究开口呻吟起来。刚刚我们还各坐一端生着闷气,现在却是这么近的距离,你含着水波的眸子看着我,口中断断续续吐出细音,低下头细细的轻吻,身下却更加重重鞭鞑,一次一次将你牵上顶峰。清理时你还半晌没缓过神来,看着你失神的模样,恨不得将你狠狠搂了,亲上几口,咬上几口才可以宣泄这蓄得满满,几乎涨满的心情。


我想着你来台湾的long stay。

我们一个在台湾,一个在香港,中间隔着海峡和无数的工作,一月也难得见上一次。随着工作的繁重,见面的间隔也越来越长。

这种长距离的恋爱让我总觉得抓不住,患得患失的感受愈来愈重,终于在得知你在香港建立了工作室的那刻爆发了。我坐了最快的班机赶去香港,杀气腾腾的出现在你面前。你眼底闪过的惊喜让我的怒火熄灭不少,看,你还是在乎我的,这样的安慰着自己。转角却见到你那可爱的小师妹提着厚重的蛋糕盒子递给你,说着感谢上次在工作室作曲合作的事,又是那个该死的工作室!

你眼神不安的瞟向我,我微笑着调侃道:怎不介绍介绍。我的行动令你惊讶,连介绍语都坑坑洼洼。随手替你接下回礼,说着下次再见可一定请客吃饭,今次有事就先行一步。说完牵起你的手离开。

轻驾路熟的将你带到公司的休息室,打开来礼袋,草莓蛋糕,嗬,连你的喜好都摸得清清楚楚。取出一块来搁在你面前。你不解的看着我,【吃!】将勺子塞到你的手中。你切下一块递到我嘴边,摇摇头避开。你失落的戳着蛋糕,小口小口的吃着。许是蛋糕滋味还不错,你皱着的眉也舒展开来,嫉妒再次涌上心头,抢过你正在吃的蛋糕一口吞下,嘶,这甜腻得太过分了!转头拎起剩下的一盒丢入垃圾桶中,【不许吃!太甜了!】你错愣的表情浮于面上,【以后不准吃这么甜的东西!】蛮横的语气令你微微发笑,你连声答应。转过来抱着你亲上几口,势必要洗去这一口的腻味。

你带我去你的工作室,眼神中闪烁光芒,对着我介绍。这是你的珍宝,你的心血,看着你开心的模样我也高兴起来,压下心中小小不悦,与你共同探讨这工作室的未来。可是大同,我们的未来呢,你拥有了这漂亮的工作室,怕是更加舍不得这地了吧?

回到你的家中,借口路程的疲倦,我早早的洗漱躺下,却辗转反侧无法入睡。门咯吱一声打开,你悄悄走近,床体塌陷一块躺了上来。借翻身的机会埋在你怀里,双手死死搂住你。不知何时开始,总是想要见到你、搂着你、抱着你,嗅着你独有的气息才能安定下来。

你摸摸我的头,询问着是不是太累,心里酸闷得不知如何回答。手臂圈出的维度,你又瘦了,好不容易养出来的小肚腩消失了,肯定是最近太疲惫,哼!

你的手钻入衣领,常年拨弄吉他的手拥有着灵活度和力度,揉捏着我的脖颈。溢出舒服的喉音,整个人也渐渐放松下来,挪动身体更加舒适的躺着,半截身压在你身上,酝酿好久终还是开口,小心翼翼拿捏着措词,让语气不那么生硬。果然,你顿住了手中的动作,不敢抬头看你的眼睛,不知道该期待你怎样的神色。

一室沉默。久到以为你睡着了,正准备挪开,你却将我推起来,没了镜框的阻隔眼神更加锐利,埋藏在眼底的情感却因室内昏暗灯光无法细细瞧清,你靠过来给我拥抱,在我耳边说我担心过多。绵绵的情话,让我心底蓦然一软,心里的小疙瘩就这样被你轻轻抚去,紧绷的弦松弛下来,眼帘湿重,泪水就这么落下。

【乖阿,别哭了】你慌乱的抽过纸巾帮我擦拭,缓缓拍着背如同哄劝孩童一般的口吻,索性赖在你怀里享受这抚慰,迷迷糊糊将要睡去时耳边隐约听到“去台湾”“休假”字样。弹跳起来捉住你肩膀要你再说一遍,刚刚说了那么多情话面不改色,现在却羞红了脸,支支吾吾半晌,最后赌气钻进被窝缩成一团,嘴里还嘟囔着【你听到了。】将你翻过来啾啾亲上几口,抱得紧密无痕才肯睡去。

台北桃源机场。特意空出这天的时间,我早早的来到这里等待。看着时间一份一秒的接近,人也越来越紧张起来,看着屏显中你的飞机,看着手机上你出发前的信息,焦急的模样连朋友都忍不住开始调侃起来。“轰~”终于,你的飞机落地,终于,你来到我的城市。

带你去吃藏在小巷深处的小食。你这三十岁的男人看到甜食也似孩童一般,看着你好似松鼠一般塞满脸颊的样子不禁逗乐,想从你那舀出小半你还不乐意的噘嘴,啧啧,晚上吃多可伤胃。好生劝哄并承诺下次再来你才舍得拨出一点。

骑机车,常年习惯平稳汽车的乖乖仔,应是没尝试过这类充满着速度与激情的工具吧?笨拙的爬到我身后,左摇右摆的终于固定好位置,手却不知安置何方垂于身旁。我轻笑,牵起你的手搭在腰间示意搂紧,你也只虚虚抓着。发动坐骑,轰隆隆的声响似乎吓着你,开始启程便是极速,惊得你不禁紧紧搂住我,渐渐加快的车速,你害怕得靠在我的背后,暖暖地胸膛贴在背上,这可是萧大爷泡妞大法之一,嘘,这可不能让你知道了。

带着你去海边看日出。在支好的帐篷内听着海浪的拍打声,外面黑风呼呼的刮着,搂着你,听你细数日常的小事。鼻尖蹭着你脖颈细小绒毛,你怕痒的躲开,抓回来故意轻舔,逗得你不断闪躲,嘴中还嘟囔着【像猫咪】。那就像猫咪吧,轻嗅着挪动着,偶尔舔上两口。

擒住你的唇细细地舔嗜,瞅见你的脸红得快要滴出血来才深深吻下。口腔异常敏感的你,在接吻后总是软绵绵的,【现在是谁比较像猫咪啊?】抱着你调侃道,【喂!要不是你!唔…】再次低下头封住你所有的话语,空气中弥漫着甜腻的气息,手不自觉的探到光滑的背脊,你的呼吸急促起来,【别……不要在这里。】环顾四周,的确不是很好的场所,周围还零散的也有等待日出的帐篷,嗯,可不能让别人听到你的甜腻。啾啾亲上两口,将你细细搂了,随意的聊着其他,等待着日出那美丽一刻。

几小时的等待还是物有所值,虽然也常常看日出,却从未和你一起见过。大自然的美丽让人惊喜,缓缓升上海平线的太阳,平时不太在意,偶然的一次凝视,它是那么的光耀,好似我们的爱情,虽然它存在的不是那么明显,但却也永恒存在着。回家路上你应是疲了,头歪在一旁竟也睡着,从车里抱你出来还迷迷糊糊不知身在何方,将你拐了也不知吧?

赶完一天的通告回家,回到家推开门不在是一室凄凉。若时间尚早,能见你围着小熊围裙在厨房做饭。转头时对我说出的【你回来啦。】让心中暖流肆溢。坐在饭桌上吃着爱人特制的饭食,猫咪喵喵的围绕着打转,这是我向往不已的生活。偶尔的晚归,只见你埋在软软的沙发里似要陷进去一般,头偏向一旁睡着,小心取下你的眼镜,手挪到背部将你抱进睡房,离开时却被捉住衣角动弹不得,迷糊着的你似乎更爱撒娇,非要搂抱着你才停止口中的嘟囔。夜夜习惯你在怀里的体温,若没有了可如何是好?确没想到,一语成真。

我记得你的笑成猫咪的样子,你托扶眼镜修长的双手,你可爱的小虎牙,你难过时垂下的嘴角,吞咽时上下颤抖的喉结,敏感得一碰就粉红的耳珠,纤细的小蛮腰,修长却被包裹不肯外露的双腿,慢吞吞似外星人的行动力,遇到不懂的词语求助的委屈样,对着我说“我爱你”的坚定眼神,这些这些我都记得。

传说,人死后的第七天会回到家中,亲人不可哭,否则死者回头便无法投胎转世为人。我去你家彻夜守候,为何不肯出来见我一面?我是多么的思念你,我保证不会耍赖,你来见见我好不好?

口中呢喃着碎语,几天的彻夜未眠和忙碌终究还是没敌过睡眠需求,抱着一床小毯子,萧敬腾坐在沙发上沉入梦境。

依旧在奔跑,这次终于跑出黑暗,也终于找到那人。【大同!】想走上前拥抱,想搂住再不放手,想说很多很多话,却只哽出一声呼唤。方大同嘴角含笑看着萧敬腾,【嗯,我都知道。】萧敬腾泪如雨下,止不住、抹不断。还是那么温柔的为他擦去泪水,拍上背部的双手却再也没有实质感,积累上来的酸楚,萧敬腾终于放声大哭,手指紧紧捏着方大同的衣角,再也不愿撒手。良久,方大同伸手摸摸头,酝酿很久的话还是说出口【敬腾,我要走了。】话音和对面人的泪珠一同落下,轻叹气,准备再次为他擦拭,却见后退一步,用力按按眼角,红通通的眼睛看着自己。

【时间到了吗?】

【嗯。】

【可以不走么?】

【不可以。】

又要落泪,萧敬腾狠狠揉揉眼睛,生生把眼泪逼了回去,吸吸鼻子,【我会很好照顾自己,也会多吃蔬菜,(皱眉)会运动,不会晚睡…】【嗯,我都知道。】方大同嘴角漾出萧敬腾最喜欢的笑容。

【那……你也要好好的,在那儿。】手指尖朝上比划。

【好。要好好照顾自己。我都可看到。】还是很难过呢,敬腾。

【好……】还是哭了呢,不甘的手紧握着拳头。

【敬腾……】

【那……迟一点,天上见。】被打断的方大同惊讶的看着萧敬腾,还是小老头的笑容,点点头。


评论 ( 7 )
热度 ( 4 )
  1. 砖块块砖块块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ay a little Sth.

© Say a little St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