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深的话要浅浅地说


---------
【萧方方同人站】
搬运建设中,欢迎关注&投稿
&点推荐&点喜欢

■ 特别公告 ■
涉及任何情节皆为虚构
请分清现实,尊重相关人物。
如需转载本站内容至别处,请私信管理员及原作者取得授权。禁止擅自将本站作品无授权转载、无署名发布、进行二次修改/演绎。

[XFF]Long stay(二)

Arstry/慈:



這個火熱的吻弄得方大同的喉嚨緊縮不已,戀人的舌尖就似靈蛇般亂無章法的在他口腔中鑽探,不時掃向敏感的齒背,又挑起他因為緊張而退縮的舌頭意圖糾纏。正因為方大同的吻技多年都毫無寸進的關係,看來戀人也已經放棄迫他舌尖共舞的妄想,反而享受那種他進攻到哪地方,那不知所措的舌尖都會躲開的有趣遊戲。而且好運的話,他每次都能戳中甜蜜的舌根,弄得大同難受的渾身一震,同時讓他遲緩的大腦也接收到情慾的暗示。

被一輪熱吻打沖撃得昏陶陶的方大同,只能迷茫又錯愕的微張著嘴,拼命呼吸新鮮空氣。但靈敏又狡猾的小狐狸已經開始了新的進攻,他把戀人被縛起的雙手揪高,按在頭頂上,然後隔著襯衣,從手腕處開始親吻下去,隔著透薄的衣料,以舌頭故意留下一串水亮,直到衣服被沾濕得透出肌膚的蜜色為止。手臂內側平常不見天日,不是洗澡時並不會觸碰得到,現在明晃晃的被啜吻,方大同感到一陣強似一陣的麻癢感從後腦勺發甜。在他的角度向旁瞧,能看到捲曲的咖啡色頭髮在身旁前後蠕動,以及...那截如鮮紅海床般的軟舌在手臂上打圈...

「呃...」方大同告誡自己必須吸氣、呼氣、吸氣。
太刺汵激的畫面幾乎令他連正常補充氧氣的情序也忘光光了。
現在不是在偷窺色情影片,而是自己身歷其景好嗎。
不要在這時候沒掉鏈子啊,先解圍才是上策。
「敬騰,好冷....地板。」

蕭敬騰抬起些許泛紅的臉,吸走唇邊的唾液,「開暖氣?」
方大同瞬間被他這額邊滲汗的性汵感樣子煞到心臟都麻了(果然是太久沒見麼),不知道自己在驚恐什麼的尷尬縮一下肩膀,點點頭。眼神胡亂瞟向音樂室左邊的一排雜亂電掣按鈕。

蕭敬騰很從善如流的撐起身,俐落的拉開碎花橘色外套丟向一邊,然後轉身尋找據說有暖氣開關的方向。就好像在暗示他不僅一點也不冷,還燃燒得快要著火了。

方大同才不管他是冷是熱,只知道自己不要被縛住這麼丟臉,他記得工具箱中有剪刀什麼的,只要手腳快些要剪開領帶不是問題。他很清楚戀人倔強的性子,只要給他綁了就絕不願意拆開,他還是自力更生的好。待會拆開了還要訓他下次別再孩子氣玩什麼好友音樂會的束縛把戲、而且連他買工作室的原委都沒了解清楚就亂發脾氣真受不了...

哈,香港那麼暖不會安裝什麼暖氣呢。
被我騙了吧。

一邊意得志滿的勾起嘴角,方大同一邊向後磨蹭著滑溜的地板,以像蛇一般但比蛇難看很多的姿態向後扭來扭去的蹭,終於給他快速的躲到工具箱的前方,他伸高雙手一拉,櫃中的東西竟因為塞太滿而全數蹦出來,掉了一地板!

心中大叫不妙,方大同認真的瞇起眼晴,靠著模糊的視力要尋找那把救星般的剪刀,遍尋不獲...我明明記得...

已經沒有讓他細想的餘裕了。戀人像豹子一般矯捷的身影已經極速覆蓋了上來,在看到他驚濤駭浪的表情後終於忍不下笑得渾身打顫。「大同,你到底在找什麼啊,從剛才開始就亂扭一通,好醜。」

方大同看到他笑得那麼燦爛,忍不住惱羞成怒起來,「快別玩了,放開我...」
「我才沒有在玩...」話尾停頓在音色高挑的位置,蕭敬騰的眼神忽然被他倆身後那堆亂成一團的小道具吸引住了,眸光閃礫如燈泡,彷彿看到了新玩具般。
他伸手取來一根純白的羽毛掃,並輕撫其上潔白地一塵不染的軟毛,嫻熟的撫弄得津津有味的樣子。

方大同心都快不跳了,搶著說「那是清潔鋼琴用的吶...不要玩了。」
「那就對了。」蕭敬騰目光一澟,二話不說、略帶粗魯的把他原來就鬆得不成樣子的襯衣扯開!「喂...」他憑聲音都能數得出這樣一扯會有幾顆鈕扣脫線蹦跳而開。
對於這個連細微末節都在意得像罹患敏感症的男人,蕭敬騰的必殺技就是立即撥弄他最細緻最禁不起挑逗的神經,直接令他大腦當機,只能癱瘓在他身下。

明明滅滅的燈光在戀人身上留下了一些曖昧的光斑。看到大同扭曲到皺起來很滑稽的五官,他不但沒有了笑意,反而突然感到有些口渴,只是這樣隨意的姿態,只是露出幾寸肌膚,只是羞赧的垂眸,半明半暗中便有一些不明的因數在空氣中醞釀漂浮,讓他激烈的心猿意馬起來。

大同的肌膚上慢慢滲出了薄汗,晶瑩的汗珠閃著誘惑的微光,白襯衫也被黏在了身上,勾勒出強韌的線條,肩膀小幅度動了動,他用柔軟的指腹在胸膛上按汵揉數下,襯衣很快便被拉扯著褪到了肩頭,鬆鬆的掛在了手臂,麥色的胸膛便裸呈著,暗褐色的乳汵尖十分小巧。他用羽毛輕緩地拂過淺褐色的乳暈,乳粒的細縫也被有意無意地刮騷,立即激起胸膛的戰慄。
「啊...」
戀人像被電撃中般渾身一彈,然後身體捲得更深了。
但即使是膝蓋都折上胸膛的畏縮姿態,蕭敬騰還是不費吹灰之力就能攫獲他胸前尖刺得像要劃破空氣的顆粒,他看著那可愛的小突起顏色變深,他的眼眸中的情汵色也隨著變得更深了。
如彈性軟糖般的乳汵尖在顫抖,他能清楚的看到其上的疙瘩與尖端的小縫,這道微小得幾乎不可能察覺的隙就是女性會分沁乳汁的地方是吧,蕭敬騰歪起頭,貼近左邊的那顆,試探性用羽毛尖戳向那位置,大同立竿見影的驚呼「呀...」並扭開腰汵肢。但身後便是剛才被他翻得一塌糊塗的櫃子,根本是後無退路。
看來是很有感覺。
「嗯...」像是補償他太粗魯的挑撥,蕭敬騰俯下臉用濕熱得似溶爐的口腔把看上去脹大了不少的小傢伙含汵住,嬰兒般反覆啜汵吸,雖然明知道什麼汁汵液也不會流淌出來,但還是讓他覺得舌尖無形的泛甜。
「啊哈...」方大同扭開胸膛,但是他眼明手快的用羽毛掃過他右邊的雄蕊,讓他避無可避,兩邊夾撃的愛撫可能太刺汵激,讓他整個人都像馬達般震個不停,喉間逸出帶有泣音的輕吼「住手...住」
聽到這麼膩的呻汵吟,蕭敬騰更不可能乖乖鬆口了,他積極的用舌上的微突去刮弄shì吸兩顆櫻紅,即使感覺到胸膛劇烈又痛苦的起伏,仍然窮追不捨的以齒緣輕磨著漲大紅腫的表皮。
漸漸的,加快了節奏,大同的掙扎也愈加激烈。「敬...哈」
他能聽到光汵裸的肩膀帶著濕潤磨蹭到地板的吱吱聲,連臉龐也惹上了平板胸襟毛細孔溫熱的薄汗,又燙又黏稠。
明天這兒就會完全腫起來,敏感得即使被衣料觸碰到也必須縮起肩膀吧。
即使是假設的想像也能令他瞬間慾火中燒。

直到乳頭只是用指腹擦過,肩膀都會吃痛的聳起來,他便知道那兒已紅得快要磨破皮了,便不再著意玩弄,只依依不捨地揉汵捏數下,繼而轉到了腰汵腹,每一寸腹肌的線條都被仔細描摹著,用羽毛及舌尖留下了蜿蜒的水痕。

「小...蠻腰。」
他說,舔汵了舔唇,解開西褲的紐扣向下扯了幾寸。
露出了整條腰汵肢與兩塊漂亮的隆汵起來的恥骨。

腰間一涼,極力忍受羽毛的癢感的方大同再也待不住,立馬艱苦的用腳踝撐起了整身重量向側面退。「好了...好了!」
嗓中的音色破碎得連自己聽了都要臉紅,瞳孔為了不直視自己無以名狀的濕漉漉胸脯而羞澀的四處遊移。
......我就說了這工作室不是我的處男養老屋了,為什麼這急性子都不聽老人家說句至理明言吶。

「好窄...」
蕭敬騰擋死了去路,雙手按在裸汵露的腰上,懷疑自己只要擴張五指就可握全這柔若無骨的腰。這柔軟得不可思議的部位毫無一絲贅肉,甚至在屏氣靜氣的時候還會稍陷下去,而在他喘息的時候則會隨之誘惑的輕微起伏,有著他認為最順滑最好看的線條。柔汵滑的肌膚下包覆著彷彿要刺穿而出的骨理,大同只是輕微的扭動而已,那腰窩處便會散發出致命的性汵感,彷似在埋下了蠱惑的暗香。
一滴汗滑淌而下,婉約的帶出透明閃亮的線條埋入三角位置,隱沒。

蕭敬騰深閉上雙眼,口乾舌燥,覺得自己也快要把持不住了,連愛撫也沒有了剛才的遊刃有餘。
他嘴角的微笑帶上了越發恣肆的弧度,指尖托起大同的下顎,在微涼的眼瞼處落下憐惜的親吻,繼而便用力掌托著脖頸,濕熱的長舌沿著富有棱角的頰線不住遊移,每個毛孔都被唾液所浸染,靜謐中的溫存卻又帶著急躁的掠奪。喉結被輕咬的大同,尖銳的溢出了低吟「嗯...」

他的羽毛繾綣地從鎖骨摸汵到了腰際,溫熱的肌膚充滿彈性,讓被吸附著的指尖和羽毛留戀不已,似有醇香在空氣中慢慢發酵成烈性的催汵情之藥。想要更加密汵合的接觸,靈活的手便在他的恥骨間騷弄著。似是怕癢一般,半赤汵裸的身體縮了縮,本來僵直的線條一點點活了過來,薄韌的肌理融化掉冰層般慢慢染上了薄紅,讓人骨子裡開始發癢。  
  
蕭敬騰微微挑眉,知道戀人已拆下了不少防備,真的因為他耐心的輕撫(也許是發現真逃不開)而動情,不再死命掙扎。他很享受這無聲又羞怯的邀請,眸色已是幽深不見底,終是忍不住在肌理分明的腰側舔shì起來,原始的欲求促使他的舌頭輕攏慢挑,似是要激發男人全身每個細胞的情汵欲,擴張他所有的血脈一般不遺餘力。 

「癢啊...好癢...」
不管大同在嘶啞著抗議什麼,蕭敬騰一律不理,只是循序的用羽毛掃輕描淡寫的掃弄他的每寸肌膚,在那具身軀顫得最劇烈的時候再用唇汵舌安撫式的啜吻平伏痕癢,然而又在他稍感安心時再用羽毛折騰他。
方大同的細腰扭動得像垂死的鰻魚一般,看得他心花怒發,畢竟生鮮的肉才最好吃了呢,是吧。
  
  肉體的觸覺帶著鹹澀,微弱的涼風中那熱乎乎的味道更讓人無法忽視,綻放在舌尖的美妙肉汵感讓他恨不得將眼前的熟肉直接嚼碎,一點點吞進肚子裡。身體似乎是被這熱量所傳染,下腹的熱度早已無法忽視。他轉移陣地,拉下拉鍊的同時拉下了褲頭,戀人倒三角地帶便半露出來,幾縷黑色的毛髮在內褲邊緣探出了頭,羞羞答答地,被渡上了星星點點的銀色。 
  
「敬騰...那兒不行...」
蕭敬騰抬頭,與火紅的臉頰跟漾得似會滴出汵水來的湖泊眼眸相對,戀人被折磨得鼻尖好像也濕潤起來,還是垂死掙扎的、言不由衷說不行不行不行。
他的心臟被暖暖的撃中。哎,這種時候就更不可能放過他了。怎麼大同這樣多年連哀求一定會造成反效果的真理都沒看透啊,真笨。
  
溫熱的肌膚觸感似乎帶了電,察覺到下腹的緊繃,他從露出的內褲邊緣開始緩慢揉戳。黑色的毛髮被小心梳理著,貼合在大汵腿肌內側,隨著熱汁及愛液的滲透,漸漸勾勒出了戀人蟄伏著的性汵器形狀──沈甸甸的部位被一遍遍按汵揉著,慢慢發熱發脹。 


评论
热度 ( 2 )
  1. WhiteArstry/慈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ay a little Sth.

© Say a little St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