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深的话要浅浅地说


---------
【萧方方同人站】
搬运建设中,欢迎关注&投稿
&点推荐&点喜欢

■ 特别公告 ■
涉及任何情节皆为虚构
请分清现实,尊重相关人物。
如需转载本站内容至别处,请私信管理员及原作者取得授权。禁止擅自将本站作品无授权转载、无署名发布、进行二次修改/演绎。

[XFF]Aerolite(二十、完)

Arstry/慈:

東京

「老大,你到底要給那個毫無特色的杯子拍多少張寫真啊?」

當小強看到自家老大又在左右微調杯子的位子配合後方的景色,拍攝出新一輯千篇一律的照片時,忍不住翻白眼,大聲嚷嚷。

「啊!痛...嚶嚶」
結果卻被專心致至的蕭敬騰順手賞了個超大爆栗,他先珍而重之的把杯子放回袋中,再把他拉近,指尖在翻閱手機中無甚分別的照片,心情美滿的問
「來來,幫個眼看哪張拍得最好?」
雖然很想大吼我完全就沒看出好與不好的分別,但他還是乖乖的噤了嘴,胡亂敷衍的點了幾張拍到東京市全景的。
老實說,老大剛才已經抽瘋的在鐵塔內的神社、海族館及咖啡店都分別為這「模特」拍了數不清那麼多張了,那股誠懇的態度,真是令他們以為杯子裡住了個小精靈,得用閃光燈來供奉。

「嗯。」蕭敬騰倚在特別瞭望塔的欄邊,認真的傳輸照片。
文字欄位空白一片,他遠眺著如畫的夜景跟閃爍的星燈,一時竟想不出該填上什麼。

「在東京鐵塔第一次眺望~~看燈火模仿墜落的星光~我終於到達但卻更悲傷~~」
「想不到就寫歌詞好啦!」
阿火難聽得要命的歌聲忽然在背後響起,蕭敬騰苦笑不得的聳聳肩,繼續用指尖無聊的比劃著雪白的塋幕,偏偏一個字也寫不出。

「不是傳給Scarlett的,不打擾她了。」

「我知道啊,那杯子是大同哥的。」

蕭敬騰神色複雜的微笑,沒承認也沒否認。
那原是他的,後來送給大同,然後在他臨上機的時候問他要回來的,這當中的轉折其實也無謂解釋。

他用掌心包覆手機,瑩幕很快便暗了下來。
阿火倚在身邊,同樣欣賞著美倫美奐、感覺不似真實的景色,心中盛滿這趟巡演旅程竟然快完成了的唏噓感跟滿足感。
二人心中各有滋味,一時無話。

「上月尾大同哥走之前那晚,我們翻轉整家旅館都找不到你們,沒什麼事吧?」
「誒,不是我愛八卦,是大伙讓我做代表關心你的啦。」
阿火尷尬的搔搔臉。

蕭敬騰感覺眼睛被光映得有點疲累,乾脆瞇起眼晴。
「我們很好。」
「我離開東京後便直飛香港找他,見見他家人,然後我們就結拜。」
「那個轉生論不是有說麼,要成為家人才有緣來生相見。」

阿火長長的吁了一口氣。
「哦...原來是這樣。」

「那你為什麼就不跟我們結拜,我們也是你的兄弟吶。」
他平靜的說,口氣中不見一絲怨懟。

蕭敬騰揉揉眼尾,思考了半晌,終於微笑搖頭
「對,我一時沒想到這點,哈、你們別怪我偏心。」

「老大,雖然很怕你把我扔下塔,但是我不吐不快。」

「嗯,你說。」
蕭敬騰感覺自己前所未有的需要他人的分析,即使是攻撃也好。

「哎你真是個極端的任性的傢伙,所以我不明白大同哥是如何受得了的。」

「如果我有一個喜歡了很久的人,我絕對不會願意與她以除了夫妻外的方式,成為家人的。這道理想想就懂啊。」
隊中沒有眼瞎的其實都看得出大同哥的感情啊,只是大家秘而不宣而已。

「我猜,大概是你這次的依賴症發作得太厲害,他迫不得已才用這方式給你餵藥吧,不然我想他根本就走不了。」

「你為什麼還會覺得這樣是『很好』。」
阿火訕笑,吸光手中的飲料,麻吉的拍拍他的肩,
「這樣擁有特別意義的兄弟角色就恕我們都不奉陪了哈。」

「老大,我覺得你也該試試放手了,別去香港了。」
旁人眼看似是大同哥在窮追不捨,但他們心知如果他有天不再辛辛苦苦的追上來了,那個發瘋撒撥打滾的人會是誰。

「如果你真的放不了,就加點力抓得更緊吧,沒時間磋跎了喔。」
阿火帥氣的做個接球的手勢,然後趁著老大還沒臉露慍色之前,逃也似的轉身跑走,飛奔回去跟等在角落緊張偷看的一群兄弟撃掌。

跑那麼快幹嘛啊...
又沒有要真要扔他下塔。

蕭敬騰雙手緊握著,仰起臉看映上萬家燈火的玻璃中自己的臉龐。

這件事,他好像在大同離開之後的第一個星期就已隱約明白了。
料想是那太強的藥效退了吧,所有神經又活過來,清醒了許多。

他攤開掌心,看躺在中央的手機。
緩慢的鍵入

「你的杯子也在就好了。」
把照片傳了出去。

需臾,他握起手機撥號。
可是話音位還是響起聽了二十三次的
「對不起,你所撥打的號碼已關機......」
*         *       *
香港

末日前七天

蕭敬騰還是決定直飛香港,因為連續半個月找不到方大同確實令他焦慮不安。
他尋遍了所有可能覓到他的地方,從親友間獲得的資訊竟是,方大同在完成紅館的演唱會之後、半月前,整家子出發到了希臘。

「說是女兒想去,去一個星期便回來。可是你也知道局勢混亂,那邊正爆發機長罷工潮,網絡又癱瘓,說不定就待在哪了。」
陪伴大同完成了十場紅館演唱會的一丁說。

蕭敬騰立馬抽出手提電腦,連接上網,很快就查到了希臘正爆快大型罷工潮,包括航空業及通訊業等均宣告癱瘓,聯合國勸喻政府盡快解決,開放渠道外國人民回國的各種新聞。
「shit!」他忍不住洩氣的罵了句。
雖然其他國家仍有航機開往希臘,可是機票在月前已全被搶購一空。
這混亂的世界。

「對了,他臨走前說,如果你來便轉交這張傳單。」
蕭敬騰疑惑的接過那隨街可見的轉生論的黃色傳單,把折疊起來的位置攤開。
只見一大段看得麻木了的論據中,其中「兄弟」二字被圈了起來。
下方有他熟悉到不行的大同簽名。

他靜靜的把紙疊好,放入褲袋中,輕聲說了謝。

隔天,蕭敬騰的官網、微博及FB等所有社交平台上,也出現了同一段懇切留言,極速被粉絲瘋傳,全在猜測他臨近末日前往希臘做什麼。

『末日願望』
『我必需盡快前往希臘,如您有能力幫忙,請聯絡本人,萬分感激。』
*           *         *
希臘
末日當天

藍頂教堂

清晨時份,太陽似被搗碎,成了萬千碎片散佈在沒雲的天空中,天色詭異的火紅一片,映得壯嚴神聖的教堂似在燃燒。
不同種族的人們不喧嚷也沒有緊張的神色,只是平靜的握著親友的手,沿著隊伍向前緩慢推進,長長的人龍看不見盡頭,周圍瀰漫著一股靜穆的氣氛。

離科學家預言的末日只剩下四分鐘了。
神父站在高台上用不同的語言為大家重覆祝頌,蒼老的聲音讓人心中悠然生出一種安祥的感覺。
除了衣履磨擦的微響,一切都是那麼寧靜。

直到隊伍中央忽爾出現小型騷動,原來是一個黑髮男子不斷的在擠得黑壓壓一片的人群中尋人,那個三個字節的細咆瞬間集中了旁人的視線
「方大同、大同?」

不難看出他已滿頭大汗,急得眉頭緊皺了。
旁人見狀,也不遺餘力的學著他呼喚的音節,像小石子激出漣漪似的向外傳播著,替他尋到重要的人。

蕭敬騰也不管太多了,只要看到黑髮、瘦瘦的又比自己高的男子便拍拍肩膀讓他轉過頭來,也更努力的辨認大同父母、女兒的樣子......
*            *       *
方大同在人群中低頭察看手機的訊號,結果接收格還是沒有如他所願的跳出一格。
沒辦法了,雖然萬估不到末日竟然會滯留在希臘沒法回香港,可是能夠終結在如此美麗的地方,其實也無憾了。

「轟」、「轟」!!!
身旁的人一致的發出驚呼與尖叫,他順著大家的方向緊張的望向天空,驚見赤紅色的天際遠處不知何時出現一大埋緊密、相距極微的的鋒利隕石,正往地面墜降!!
每一顆龐大的石塊亦拖曳著青藍色的火焰,伴隨嚇人的摩擦巨響衝破大氣、洶湧的熱浪撲臉而來!!

方大同的心跳得異常快,身邊的人臉上陡然出現了驚惶的神色。
現場變得極其嘈吵,女兒害怕的撲入懷中,圈著腰把臉深埋其中。

「別怕、沒事的。」
他發現自己的聲音也滲入了顫慄。

剩下兩分鐘了。

隊伍的後方忽然傳來撕心裂肺的尖叫,原來是後頭一間房子莫名燃燒起來,火舌沾上了人們的衣衫,大家開始著急的救火及四處逃跑,像盲頭蒼蠅似的四處亂撞,好像不把心中這種驚慌到極的情緒發洩出來,便要憋在體內爆炸了!!

「...爸,我們也要走嗎?」

女兒忐忑不安的問。
周遭太吵,迫得他必須湊上耳朵才聽得清。
待聽清楚問題後,方大同撫上她的髮絲微笑搖頭。
其實跑往哪,結果亦是同樣。

離世界毀滅只剩下一分鐘。
方大同握起手機呼口氣,終於下定決心撥他從不會忘記的密碼。
明知是撥不出去,但當成安撫自己的小把戲也好。

但瑩幕上陡然彈出的提示,卻完全出乎他意料之外。
藍牙顯示搜尋到以往曾配對的手機:
JAM330

他呆在原地,不敢置信。
手腕忽然被另一只大手用力抓住,他轉頭在煙霧瀰漫之間驀然看到熟悉的臉。

蕭敬騰神色一瞬間鬆懈下來。
終於找到了,不枉他帶著一家子直奔到這鬼地方。

12秒。

「大同...」

隕石撞地的聲音震耳欲聾,他只剩下一只耳的聽覺在瘋狂耳鳴。
什麼也聽不到。
於是他指著耳朵搖頭。

9秒。

蕭敬騰從褲袋中抄出那張黃色的轉生論傳單,在他面前著急的撕開兩半。
他看到他的口型在急速的動,可是完全沒法猜到他在說什麼。

5秒。

蕭敬騰看他深感疑惑的神色,終於放棄所有徒勞的語言。
伸手用力抓住他的衣領。

 

一秒。
方大同被猛力扯得站不牢,整個人往前傾。
嘴唇扎實的覆上霸道的熾熱,注入另一個人的氣息。

 

 

世界於同一刻停止了呼吸。
陷入無邊黑暗。

 


(完)

 

終於!(咬手帕哭!!!!)
更完了啊我對不起呆寶啊(跪地扯褲角搖),一直愛妳呦!<3
老實說,因為這篇的劇情跟情感都有不少瓶頸位,所以中途也有過幾次很乏力完全不知該如何寫下去的感覺,比從前任何一篇文都多。
可是因為裙裙、小小不嫌棄的聽我把幾個點子說完又說,還替我分析不合理的地方、提出建議,加上倩、楠跟綺的鼓勵(當然還有其他好盆友啦),才能終於順利的完成。
謝謝妳們很多(尤其是追了那~麼~久的盆友)
不敢肯定的說這篇可能會有番外吧 :)

因為近年工作很忙的關係,更文的頻率真的大不如前了。
很感謝還繼續有看文的妳們,給了我繼續下去的動力。
寫XFF至今已有241篇了,希望繼續令數字慢慢長大。

就這樣,先下台一躹躬。
我們在下篇文再見!<----屁啦,在微博繼續聊吧大家XD
之後我會更完只剩下幾篇就結束的孩子。

 

评论
热度 ( 1 )
  1. WhiteArstry/慈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ay a little Sth.

© Say a little St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