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深的话要浅浅地说


---------
【萧方方同人站】
搬运建设中,欢迎关注&投稿
&点推荐&点喜欢

■ 特别公告 ■
涉及任何情节皆为虚构
请分清现实,尊重相关人物。
如需转载本站内容至别处,请私信管理员及原作者取得授权。禁止擅自将本站作品无授权转载、无署名发布、进行二次修改/演绎。

痴情司

小Q:

梦还没有完,愿还没有圆

漫长地心算,快乐却太短


萧敬腾知道这是梦。反复梦见,自己穿梭在漆黑冗长的甬道内,【在哪?在哪?】急躁,不安。是在寻找什么?光影交替,奔跑,寻觅,究竟在哪?脚下绊到什么一个踉跄,人从梦里重重跌回现实。

我是萧敬腾,38岁的台湾歌手。记者们总是说我事业如日中天,调侃的同时也想挖掘着我的情感消息,正经的消息远不如八卦来得吸引人们眼球。身边女伴极少,偶有八卦,也是记者捕风捉影的结果。

看着电视节目和报纸上的八卦内容,这胡乱篡改的消息,随意安排的绯闻,怎会是我的真爱?嗯,我的真爱。

我想着我们去夏威夷的日子。

连续工作大半年的艰辛换来...

北京北京

上野动物园:

北京北京



CP//萧方


临近年末的当口儿北京总会下那么几场雪,不大,而且没多长时间就化了,这个时候尤其冷,围巾靴子什么的全都不管事儿。


方大同从上海到北京有些时日了,还是不大习惯楼下早点摊的大娘过分的热情以及豆腐脑咸咸的味道。这个城市里很多味道对于他来讲都是过重的。深深地吸了一口早晨冷得刺鼻的空气,和早起出门遛弯儿的大爷打声招呼便上楼了。


房间里还没来及装吊灯,台灯的暖黄色灯光让他觉得身上暖和了些,地暖热的要命,这对他这个弱不禁风的身子确实是个好物件。母亲之前嘱咐自己说,要是在北京安顿...

Close To You

上野动物园:

Close To You



CP//萧方



其实跟《千纸鹤》没什么太大的关系(喂)纯粹是因为看了塔塔塔儿刚才的那篇文然后去听歌了难受了的产物,重点是前者,因为那个词我压根儿就听不太清【泥垢


另外我觉得我越来越俗不可耐了…。


阿慈慈生日快乐=3=手残只能写成这样了真对不起啦~❤也不知道你能不能看出粗暴的甜腻来XD



可能延续之前那篇《北京北京》的设定的后续【其实我是说相声的….。



以下正文。...


13. 相 忘

上野动物园:

里人格爆发50题

 出自阿虚    


13. 相 忘

CP//萧方

 
  

他们都忘记了对方。

并且都不愿意记起来。

  

有什么比忘记更好的事情呢。



他曾经把手包在你手外面,恰到好处的温度以及力道都是让你无法从梦里醒来的缘由。你握着妻子的手努力想了想之前那些类似的场景,但眼前不过温软的身体和轻微的呼吸声覆盖着甜腻的香水味道,你抽抽鼻子转过...

21.黑暗世界

上野动物园:

里人格爆发50题




出自阿虚



21.黑暗世界



CP//萧方



起因是方大同微博上面的照片。



其实也没有很复杂的东西,仅仅是一片漆黑的照片,加上一个简单的早安或者晚安的问候,勉勉强强的捎带上右下角的域名,让人辨认出作者是谁之外,其余的什么都没有。


最开始的内容,还有对于睡眠的抱怨,或者工作的繁重,但是渐渐的就只有一个问候了,或者就是没头没...

58.退房延迟加倍收费,祝愉快

上野动物园:

骸幻想69题


出自阿虚



58.退房延迟加倍收费,祝愉快



CP//萧方



你回忆了一下昨天晚上的战况,于是转身对旁边的男人说,你上我下?


换来的是一个白眼附赠一个巴掌。



你一直以为这样的关系最为美好,所以什么都没有说过,说了又有什么用呢,那些甜言蜜语以及承诺,在你看来都一文不值,和烂俗的电台情歌一样让你觉得作呕,还不...

47. 如待宵花般的這人生

上野动物园:





里人格爆发50题




出自阿虚



47. 如待宵花般的這人生



CP//萧方



萧敬腾收到方大同短信的时候,梦里面的那个男人正摩挲着自己的手并且笑的温软。宾馆里的暖气十足,再加上梦境的原因让自己的身体热了起来。手机嘟嘟响,迷迷糊糊的看短信,然后吓得自己坐了起来。


其实这对于常人来说应该没有什么很严重的生理反应,可是,按照萧敬腾自己的话,方大同这三个字就是自己生理反应最大的存在。...

[XFF命題第二輪]蝴蝶

Arstry/慈:

蝴蝶的幼蟲稱為毛毛蟲,幼蟲會不斷進食,並在最末齡之前會經過好幾次的蛻皮,此後不再進食,開始尋找適合的地方結繭,等到繭中的踊成熟,才會變成漂亮的蝴蝶…

--------------------------------------------------------- 
他站在巷子口目送裝著大小箱櫃的貨車。
鼻子好酸,眼眸的淚似珍珠一顆顆快要滾出來,可是他一直抓著衣襟忍下了。
從小爸爸媽媽都教他想哭便盡情流淚,但他凝望著小男孩,瞳心反映他咬著下唇顫抖的模樣,他渴望看到小男孩最後一瞥的倒影中自己仍是堅強而高大的。
他為了他,人生首次有吞下眼淚的覺悟。

車開遠了,小男孩突然緊...

[XFF命題第三輪]YOU GIVE LOVE A BAD NAME

Arstry/慈:

他那麼愛他,那麼愛他,卻沒辦法得到他。那美麗的柔軟的髮絲自己曾以拎走紙碎為藉口握在手心中,但想到那男人每天假藉工作為名光|明正大、肆無忌憚的插|入那髮中撩撥,他就嫉妒得咬牙切齒。掌心被指尖插|出了痕跡。


方大同知道,蕭敬騰的盈盈眼光和帶笑的唇角都是奉獻給髮型師的,終有一天柔若無骨、年輕柔|嫩的身體也會融入那男人的懷中,天衣無縫的嵌合讓自己再摸不到一絲曾依賴的證據吧。即使他曾口不擇言罵敬騰那麼賤,破口大罵的他當第三者破壞別人的家庭是不道|德的,但其實他毫不在乎那髮型師的甜|蜜家庭,他在乎的只是倔強得不讓淚掉下的男孩,快被拐到碰不到的天堂。敬騰跑走了,過了幾天...

[XFF]夏天這件事

Arstry/慈:

炎夏咬著秋天的尾巴重臨。
shì上大陽台的熾芒熱得似乎會滋滋生煙,戴著黑框眼鏡的男人挨在床上看書,隨手拿電動搖控按開了窗簾,涼風送爽,清涼得多。呷一口冰凍的橙汁,晃著腿好不悠閒。
此時,戀人從床邊扯來一張圓形滕椅,扯他衣角。方大同懶得理他,繼續聚精會神看書,衣角卻頻頻被騷擾,被扯得快皺了。他抬首,立即被下巴滿滿包圍著泡沬的蕭敬騰嚇一跳,他臉上的刮鬍泡沬豐盈雪白,像層奶油般快沾上自己的領口。

「誒,願意刮鬍了,很好。」
方大同似讚許頑童般敷衍的點頭。他記得前幾天已看不過眼男人的雜亂鬚根,著他快些打理乾淨,敬騰還左拖延右耍賴的,趁今天是假日終於肯乖巧的打理儀容了吧...

Cats' Toys (完)

Arstry/慈:

送CATCAT 及 大同的生賀。


北灰小姐的日子過得很悠閒,跟活潑的妹妹感情很不錯。
每天睡到太陽曬小屁股再優雅的洗把臉,才伸個懶腰吃東西。而玩樂、跟如何在最短時間重新培養睡覺情緒,就是一天的主要課題。
不得不提的是,她家中養著一個笨蛋,寬敞的家更不時會有另個笨蛋登門造訪。
所以高貴的蕭大小姐的時光不僅舒適,更是有趣。
如果問她,世界上有什麼比追打逗貓棒上的毛茸茸球更有趣的事?就是眼見方姓男子活生生化成一只多功能貓玩具,而笨得很一絲不苛的主人在迎接他踏入家中時,立時露出比貓咪看到玩具更閃亮更幸福的表情。看哪,那濕潤又期待的眼眸,比自己睜更圓,瞳孔如水晶。...

MINI K(微H、完)

Arstry/慈:

送唄唄的生賀。


這篇生賀是接著唄唄之前送我的生賀「直到消失才懂得」的續篇。


想重溫的朋友可以到這先看「直到消失才懂得」:http://ww2.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indextext.asp?free=100190959&page=102374639&folderid=&bookid=100057156


因為是接著大同最後的(哀鳴?)咆吼「蕭敬騰,你去客房睡啦!」繼續寫的,所以大家明白為什麼篇首就有H了,嗯,很好懂。(喂~)


希望唄唄會喜歡,生日快樂!!!(灑花)...

[XFF]歐陽盆栽(完)

Arstry/慈:

送kiko生賀。


「大同,我昨晚給吸血鬼咬了。」

左手握著蘋果芯,男人正狼狽的用嘴啜吸順著手腕蜿蜒滑下的甜汁,邊漫不經心的回答「是哦…」
語氣是一貫的平淡無波。

蕭敬騰翻個白眼,從床頭抽起幾張面紙,替他抹走手上的殘餘,並小心翼翼的避開手背上的鹽水插管。
那輸送管有點日子了,長針附近的肉都紅腫起來,之前稍碰便令大同痛得皺眉,即使只是不著痕跡的一皺,但他卻深刻記得。

他抓起蒼白的手用面紙仔細抹乾,「還要吃嗎?」
「嗯。」方大同坐在床上點頭,比起平常那傻憨發呆的模樣,此時顯得更像乖巧的大學生了。

蕭敬騰苦笑搖頭,轉身拿起新鮮的小蘋果,放他手心中。「吃慢點。」
其實不用說,他也知...

[XFF]Mr.Q(完)

Arstry/慈:

送果果的中篇文。


數一數 每天你撞見我的次數 
賭一賭 你的神情中有愛慕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正在哼唱著新歌的男子握著耳機,對推門進來的錄音師隔著玻璃微笑。原以為錄音會繼續進行所以伸手把歌詞翻了頁,但錄音師卻漾出抱歉的笑意,推開隔音門露出半顆頭,「不好意思,剛才走廊上遇到敬騰了,聊久了點。」

男子把一邊耳機拉下來。誒?他來香港了嗎。
眼晴轉了圈,歌詞頁上的英文歌詞看著有點悶,「我…我也想喝杯水。」
「哦,好吧,反正已錄了整晚。」錄音師邊調較機器、諒解點頭。
男人把耳機掛好,慢悠...

26. 別問理由請擁抱

Arstry/慈:


26. 別問理由請擁抱
文/阿慈&翔太

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解釋的一清二楚的不是麼。他這樣說,手抓著襯衫下擺抿抿嘴唇。嚴絲合縫的表示他現在很緊張。
你輕笑,你明明知道他現在緊張的要死還是笑開了,然後說,恩我知道,對不起。
他把頭轉過去,下擺被抓的像擰幹的毛巾。
要是以前,你會抓過他的手好脾氣的說好啦好啦不要生氣啦我們去吃甜品好不好。但是現在你知道自己不會,或者說不能再有這樣的動作了。於是把手插在褲兜裏,轉身說了BYEBYE。

BYEBYE。
 
所謂的緣分,無非就是你有幸得知有個愛音樂的瘋子然後好奇去買了演唱會的票,而後看到他在臺上彈著吉他唱著歌。看...

THE MIRA(老蕭HK Con衍生)

阿慈遲_Arstry:

(蕭受版)
TO心愛的寶貝兒鍾鍾

咦,EDWARD打來的,去聽個電話噢。K抱著電話走到酒店客廳。累極的J在床上滾了幾圈想著K通常一談公事就沒完沒了不如先洗個澡好了,於是躍身而起抄起衣服奔入床邊的浴室。這企缸以玻璃圍繞,一覽無遺。他臉紅了一下,把簾子都拉密了才開水。

哇啦哇啦。水聲撃入耳膜中莫名誘發好心情,他輕哼歌曲把沐浴露塗滿全身,嘴角噙笑。想起演唱會中K那麼積極的配合自己的叫喚尷尬和應,弧度就更深了。

此時,玻璃外的簾子被拉開了,現出K在霧氣下魅笑的一張臉,J大吃一驚,曲起身子羞澀的喝叫「喂!!關掉啦關掉啦,你變態啊!!?」怎麼可以在他還在洗澡時就直接把外頭布幕扯開。...

送RAKI之小段子

阿慈遲_Arstry:

「大同你看這戒指好看嗎?」
「嗯..........滿好。」
他拿起款式簡約的男款指環仔細看,小鑽上含蓄的光芒似會直接反映入心中。
真的,滿好看的。

他輕執起他修長的手。
把那輕盈的指環套進去,所有動作都寧靜無聲。
但方大同的骨節都抖了。

「替我試試看。」
男人用兩指拈起他的掌心反覆欣賞。

「哦...」
方大同也傻傻的隨他一起看,看著看著呼吸快停了。

「真的配襯,原來你的指碼跟我一樣哦。」
「小姐那我就要這只吧,替我包起這對戒謝謝。」

頑強的指環有點難脫出,男人用了點時間。
把它從脆弱的關節位拉出來。

「呃...我戴過,拿新的比較好....」
方大同不著痕跡的收起磨痛泛紅的無名指。
慌忙抬頭,神...

Re:Simple love song(呆呆生賀)

阿慈遲_Arstry:

這是送呆呆的《雙生/分生》的HE番外。
《雙生/分生》大家一定要去捧場這篇美文啊!!!很好看的!!!

地址戳: http://blog.sina.com.cn/u/1654195101

-------------

Re: Simple love song(有H)

才剛洗乾淨的棉被 晾在風中吹 
於是房子開始瀰漫你的香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倫敦

看到被掃空了只剩下一點麵包屑和咖啡漬的杯碟,戴著半臉大黑框眼鏡的男子滿意的微笑,修長乾淨的手很利索的把食具收好,放到料理台慢慢洗刷。從清潔壺中擠出了豐盈的泡沬,...

挑刺兒(完)

文/阿慈遲Arstry


送腳腳的文。

(一)

誰都試過被木屑的刺兒戳肉的滋味,痕癢刺痛,無傷大雅但又不可耐。粗魯的用手一拔就出來了最多劃破皮流點血,斯文的嘛就拿個箝子慢條斯理的拉扯一下既高雅又妥當、大家風範貴族氣質一下子側漏。
無奈蕭少爺這刺已經年累月的佇在哪生了根不肯走啊,不時發神經的咚咚的痛,過後又像水過無痕似的,有時血液暢通時又會發狠的癢癢,總是撓不著搞得人心神不寧,也不是什麼難搞的病,就總是扯不走劃不開,他都懷疑這東西早在體內長成參天大樹了。
什麼...?不、不,我說的可不是掌中刺或者指尖中招之流小兒科的刺兒。
我說的是心呢。
*          *        *
蕭先生對方先生...

© Say a little Sth. | Powered by LOFTER